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劉江永 為日本人說「中國的資料也認為釣魚島是日本的」此等謬論提供反駁證據,是知已知彼的一篇好文

【註:《专家解读:钓鱼岛为什么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一文,劉迺強把它發到去日本領事的電郵。劉迺強在轉傳時註明:該文為日本說「中國的資料也認為『尖閣島』是日本的」此謬論提供了很多反駁證據,是少有的「知己知彼」好文章。
──────────────────────
http://guancha.voc.com.cn/article/201209/201209261814403105003.html
专家解读:钓鱼岛为什么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时间:2012-09-26 18:14:40

  【作者刘江永 中国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副院长、法学博士。1979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1992年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东亚研究室主任;1999年任中央外办参赞等。2003年至今在清华大学任教授,2010年起任现职。兼任第五届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中方委员、中日友好协会理事、中国外交学会理事等。主要研究领域:国际关系;主要研究方向:日本与东亚地区。迄今著书及参与编著30余部,发表论文等各类专业文章400余篇。】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以下简称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日之间钓鱼岛主权争议发轫于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和其后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二战后,钓鱼岛理应作为台湾的一部分归还中国,但因美国单独占领日本,并把钓鱼岛作为冲绳的一部分进行所谓托管1971年美日达成归还冲绳协议时,钓鱼岛被包括其中,从那时起钓鱼岛争议就开始在中日之间展开并持续至今。
  40年前中日邦交正常化时,中国总理周恩来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就搁置这一争议,首先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达成政治默契。当时代表日方与中方谈判的大平正芳外相事后表示:对岛屿争议,中方不说,我方也不提,这是正确的。”1978年中日双方再度搁置钓鱼岛争议,缔结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然而,日本于1996年批准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后,自民党政府开始强调这些岛屿是日本固有领土,否认中日之间存在领土争议,日本右翼势力不断登岛。这就必然导致中日关系受到钓鱼岛争议的严重干扰。日本民主党执政后,既不承认存在钓鱼岛争议,又不承认中日之间曾经就搁置争议达成政治默契。这就成为钓鱼岛问题与中日关系出现恶性循环的一个起点。
  今年4月,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美国高调宣布购买钓鱼岛,掀起反华浪潮,其主要目的是压日本政府购岛并取消不批准日本人登岛的禁令。同年910日,野田佳彦内阁不顾中方忠告而宣布购岛。日方强调对钓鱼岛进行所谓实效统治,并企图通过国有化实现平稳而稳定的政府管理。对此,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采取了一系列有效反制措施。
  无论从维护钓鱼岛主权还是从中日关系全局看,全面客观、深入细致、不懈地向日本公众和国际社会说明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历史、法理依据,是十分重要的。这是因为,长期以来,在日本广泛流传一些似是而非而又根深蒂固的误解和谬说,日本民众未必了解钓鱼岛问题的真相,结果是但凡遇到钓鱼岛之争激化后,对华好感就会下降,右翼势力煽动的反华情绪随之抬头。日本的政客也会为捞取选票而在钓鱼岛问题上对华示强。因此,耐心听取对方的看法,有理、有据、有的放矢地解疑释惑,才有助于在中日民间交流的过程中扶正压邪、活血化淤
  《孟子·尽心下》曰: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作为中国人,首先要通过认真学习,深入了解钓鱼岛为什么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才能对日本公众和国际社会讲得清楚,从而有利于维护钓鱼岛领土主权和中日关系大局。  


  日本外交文书第18杂件

  二
  钓鱼岛在明朝就已纳入中国版图与海上防区。1372年,明太祖曾派遣杨载出使琉球国,从此中国与琉球建立其册封与朝贡的关系。从那时起,500多年间,中国曾向琉球国派出24次册封使,留下多卷的《使琉球录》清楚地记载了途经钓鱼岛去琉球的海路情况。现存最早的《使琉球录》是1534年明朝册封使陈侃所著。其中便指出:过了钓鱼岛,到达琉球姑米山(今天的久米岛)乃属琉球者,夷人鼓舞于舟,喜达于家。琉球王国共36岛,从不包括钓鱼岛。这是古代中国与琉球共同确认的。明朝为确保琉球人每年顺利渡海朝贡,于1392赐闽人善操舟者三十六姓,以便往来并教化36岛。当时到福建迎接陈侃一行的琉球人中便有这些人的后代。
  与此同时,据史书记载,从1373年起,明朝出动水师在包括钓鱼岛的闽海巡航,打击倭寇,一直把倭寇驱赶至琉球大洋。当时,倭寇对琉球的入侵和中国对琉球的善待,恰成对照。倭寇连年枉自疲,血腥潮水益堪悲。何如脩贡中华主,苍玉珠弁耀海湄。这首1561年明朝册封使郭汝霖在《石泉山房文集》中留下的诗,便清楚地反映出这一点。
  现存对中国在钓鱼岛海域巡航的详细记载是,清朝康熙年间,即1722年清朝政府巡查台湾的官员黄叔璥实地视察后,撰写的《台海使槎录》的官方述职报告。其中指出:台湾山后大洋北有山,名钓鱼台,可泊大船十余,崇爻之薛坡兰可进舢板。所谓崇爻之薛坡兰是指陡峭嶙峋的钓鱼岛附属岛屿南小岛和北小岛等。书中还写道:中国巡海船因钓鱼岛沿海暗沙险礁而难以驾驶,只能等涨潮才能进港。其后,1871年《重纂福建通志》中,把钓鱼岛列入台湾的噶玛兰厅(今宜兰县)管辖和守卫。
  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日双方立场不同。日本政府宣称这些岛屿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不存在领土争议。其实,连冲绳原本都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而是独立的琉球王国,而钓鱼岛从未包括在琉球范围之内,更谈不上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了。
  日本所谓的根据是,1884年日本有一个叫古贺辰四郎的人发现了钓鱼岛,并在1885年要求冲绳县令允许他开垦开拓。这期间日本政府反复调查证明这些岛屿是无人岛,没有清国统治的痕迹,是日本最先占领的,而不是通过甲午战争从中国夺取的,也不包括在《马关条约》之中。因为《马关条约》是1895417日签署的,而日本是当年114日内阁会议决定编人日本冲绳县的。据此,日本坚称钓鱼岛是日本占领的无主地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日本的外交档案第18卷、第23卷清楚地记载了这一点,即日本明治政府明知钓鱼岛并非无主地,只不过是无人岛,而且附有中国的岛名。但是它却趁甲午战争胜局已定之机秘密决定占领,即秘密窃占。这与以和平方式公开拥有无主地的先占原则毫不相干。
  根据日本外交档案记载,1885922日,冲绳县令西村拾三根据内务省的命令做了调查,调查的结果是,该岛与前时呈报之大东岛地势不同,恐无疑系与《中山传信录》记载之钓鱼台、黄尾屿、赤尾屿等属同一岛屿。若属同一地方,则显然不仅也已为清国册封原中山王使船所悉,且各附以名称,作为琉球航海之目标,故是否与此番大东岛一样,调查时即立标仍有所疑虑
  这是他们调查的一个结果。但是,这个结果出来之后他们并没有善罢甘休,而是继续调查。第二次调查结果是同年1021日。第二次调查以后,日本当时的外务卿井上馨又给内务卿山县有朋写信称:关于冲绳县与清国福州之间散在的无人岛、久米赤岛以外二岛事宜,该等岛屿亦接近清国国境,与先前完成踏查之大东岛相比,发现其面积较小,尤其是清国亦附有岛名,近日清国报章等,刊载我政府拟占据台湾附近清国所属岛屿之传闻,对我国抱有猜疑,且屡促清政府之注意。此刻若公然建立国标等举措,必遭清国疑忌,故当前宜仅限于实际调查及详细报告其港湾形状,有无可待日后开发之土地物产等,而建国标及着手开发等,可待他日见机而作。
  从其第二次调查结果看,他们明知这个岛屿不是无主地,而中国早就附有岛名并警惕日本占岛,但还不罢休。后来冲绳县令西村拾三奉命第三次再度秘密调查,其结论是:这些岛屿未必与清国完全无关,万一发生纠纷,如何处置,请速指示。当时,日本对华战争准备尚未就绪,担心触动清政府,所以只好暂时作罢,结果一放就是十年。
  然而,日本右翼势力则刻意歪曲篡改日本窃取钓鱼岛的历史。日本外务省也不谈这段历史。不仅如此,他们还通过对文献的篡改和断章取义来欺骗日本公众。这样的话,日本民众当然会对中国不满。这样说有什么根据呢?
  日本冲绳县尖阁诸岛防卫协会会长惠忠久1996年出版了一本资料集便是一个很好的证据。作者说那是他近二十几年苦心研究的成果,包括实际调查的结果。其中有一段文字中间出现:中略……”以下略……”等省略的部分。而被省略删除的内容就是刚才我给大家展示的日文原文的那一部分,结果这句话就变成了:关于冲绳县与清国福州之间散在的无人岛、久米赤岛以外二岛事宜……当前宜仅限于实际调查及详细报告其港湾形状,有无可待日后开发之土地物产等,而建国标及着手开发等,可待他日见机而作。对照一下上述日本外交文书第18卷外务省档案原件全文便不难看出,这纯属断章取义的篡改和掩盖历史事实的自欺欺人。
  直到甲午战争前两个月,即1894512日冲绳县秘密调查钓鱼岛的最终结论是:自1885年之后没有再做实地调查,故难有确报。关于这些岛屿,没有任何文字记载或口头传说佐证这些岛屿是本国的。
  甲午战争爆发后的18941227日,日本内务大臣野村靖发密文给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称:关于久场岛、鱼钓岛建立所辖标桩事宜今昔形势已殊,有望提交内阁会议重议此事”(日本外交文书第23)。结果,1895114日,日本明治政府不等甲午战争结束便迫不及待地通过内阁决议,单方面秘密决定将钓鱼岛划归冲绳县所辖。日本就这样窃取了钓鱼岛。三个月以后《马关条约》一签署,台湾及其所有附属岛屿被迫割让给日本,无论《马关条约》是否具体写明,钓鱼岛自然包括其中。实际上,日本当时并没有建所谓国家标桩。其原因之一或许是日本吞并台湾后已觉得无此必要了。如果当时日本认为,《马关条约》不能涵盖钓鱼岛,那肯定还会在该岛建立标桩,已确立日本的统治权。直到20世纪60年代,日本才趁当时中苏关系恶化之际派人登岛建碑。
 


  日本右翼苦心掩盖、篡改历史的证据,见划线处。

  三

  日本政府不承认中日之间有领土主权争议,原因之一是因为理屈词穷。而日本公众认为这些岛屿是日本的,除了作为日本人的民族认同感在起作用以外,还受到一些似是而非看法的误导有待澄清。下面例举一些笔者经历及了解的一些情况。
  日本普遍流行一种看法认为:中国是因为1970年发现石油后才强调钓鱼岛是中国的,而这些岛屿是1972年美国归还冲绳时交给日本,并由日本实效统治,所以是日本的。其实,早在二战后至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以托管为名占领琉球及钓鱼岛期间,中国就一直反对美国的所谓托管,要求美国撤军。20世纪60年代末,美日开始擅自调查钓鱼岛海洋石油资源,中国理所当然地表示坚决反对,强调中国的领土及海洋资源绝不允许他人染指。1971年美日达成归还冲绳协议,美国把钓鱼岛行政管辖权非法划归日本,中国政府表示抗议,绝不接受,坚持钓鱼岛是台湾的附属岛屿,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日本称这些岛屿隶属冲绳县石垣市管辖。石垣市市长、地方议员等认为,他们有中国曾经承认这些岛屿是日本的铁证,即1920中华民国驻长崎的领事冯冕曾给石垣送过感谢状,感谢中国渔民获救,其中提到日本帝国冲绳县八重山郡尖阁列岛(注:中国的钓鱼岛列岛)

  前不久,笔者访问冲绳,遇到一位石垣市的右翼登岛人士。两人一落座,对方就拿出1920520日冯冕的这份感谢状复印件,质问我如何解释。对此,我详细讲解了这份感谢状的历史背景,指出早在1895年日本便通过不平等的《马关条约》殖民统治台湾,并在此前窃取了钓鱼岛。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因此,这期间所谓感谢状所述内容,只反映了当时的历史背景,根本不能用以证明中国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也就是说,在《马关条约》中规定割让台湾及其所有附属岛屿之后,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之间的所有这类材料都不足为据。因为当时的钓鱼岛已经被日本殖民统治,无论被划在冲绳还是台湾管辖范围内,都不能证明是日本固有领土。
  对方还不肯罢休,又指着一张照片说,这是日本人在岛上开发的情形,你们中国人在岛上住过吗?我说:钓鱼岛上没有淡水,不适应人居住,长期以来是无人岛,但不是无主地……”不等我说完,他又开口道:不对,我多次登岛,几个岛都去看过,是有淡水的。我说:除了钓鱼岛以外,其他附属岛屿都是下雨后的少量积水。他也点头称是。
  我指出:古贺辰四郎等日本人登岛开发是在甲午战争之后,是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后的一种殖民开拓方式,不能证明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他说:不对,日清战争(即甲午战争)是在那以后的事。很显然,对方的历史记忆有严重倒错,这或许是问题产生的一个关键。
  于是,我对他说:在甲午战争前十年,即1884年古贺发现钓鱼岛后曾提出开发申请,但日本政府并未批准。因为1885年三次秘密调查结果证明,这些岛屿不是日本的,也不是古代琉球的,而是中国命名的岛屿。其后,日本加紧战争准备,于1894年发动甲午战争,18951月秘密窃占钓鱼岛。在日本凭借马关条约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之后的1896年,日本政府才开始批准古贺家族的开发,1897年以后古贺才登岛开发。对方听罢只好坦言:说历史背景,我赢不了,还是别吵架啦。

  在今年8冲绳·中国友好协会主办的研讨会上,笔者作了题为《钓鱼岛问题真相》的演讲,引起当地听众的浓厚兴趣。在会后举行的自助餐招待会上,不断有人前来交流,其中没有一个提出反对意见,而是畅谈感想,希望多进行这种对话,表达冲绳人对中国的友好。其中甚至包括当地的右翼人士也反对石原慎太郎购岛。两个小时过去了,笔者没吃一口饭,一直在和他们交谈。其中一位冲绳人称:钓鱼岛既不是日本的,也不是中国的,而是琉球的。中国有人把琉球说成是中国的很可怕,本来反对美国在冲绳驻军的人,也会被拖住后腿。我对他说:从14世纪开始,中国与琉球保持了500多年友好交往的历史,根本没有钓鱼岛争议。因为中琉都认定琉球为36岛,其中不包括钓鱼岛。琉球王国有500多年的历史。钓鱼岛是台湾附属岛屿,从不属于琉球。当年强大的中国,没有吞并琉球国任何一个小岛,给琉球带来的是文明与统一。日本1868年明治维新崛起后,于1879年吞并琉球后改称冲绳县,又利用1894年甲午战争窃取了钓鱼岛并于1900年将其改称尖阁列岛,从那时起造成了今天的中日钓鱼岛争议。对方听罢表示:还是中国的理由更充分。

  在日本,经常有人指出,中国1958年出版的世界地图集的日本领土版图当中写有尖阁诸岛。这个扣不解开,日本很多老百姓就不理解。我们研究不能回避矛盾。中国确实有这个地图,但我发现这本地图册的扉页上有一行字注明:中国部分国界线根据抗日战争前申报地图绘制。当时《申报》在日本统治时期,画日本地图的时候当然是根据日本的地图来画,所以不足以证明是中国政府的立场。尽管新中国成立之后有这个地图,但也不能说这是中国政府的立场。
  但是,日方也许会反问,那新中国成立之后难道就没有自己绘制的地图?所以研究还没有结束。那我就要倒着查,看有没有1958年之前中国正式出版的地图跟这个是不一样的。结果查到1956年中国地图出版社的《世界分国图》中的日本版图中便没有钓鱼岛或所谓尖阁诸岛,而这个地图册扉页上写的是:本图上中国国界线系按我社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绘制。这可以证明中国的立场。
  另外,日本一些人还经常提及《人民日报》19531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其中提到琉球群岛,包括尖阁诸岛。日本右翼经常以此为据,声称这就是中国的立场。我们不能回避这个问题,必须去考查一下究竟。经我反复阅读该文,得出的结论是:这篇文章疑似是一篇翻译的文章,或者是编译的文章。首先它没有任何署名,只有资料两个字,是引用部分海外资料的编译参考。文中引述翻译自美国电讯的资料,把冲绳最大的美军空军基地——嘉手纳写成卡台那,还在其后用括号注明(译音)。所以不能认为这份疑似编译的资料代表了中国政府的立场。如果把这种报纸所载资料的疏失等同于政府公文或官方表态,在事实和法律上也是不成立的。

  关于上述两点的说明,笔者曾向对华态度强硬的日本《产经新闻》投稿,并在2010128日以半个版面登出,表明了立场,增进了日本一些人的理解。  



  甲午战争前两个月,即1894512日,冲绳县知事还报告日本内务省:自1885年之后没有再做过实地调查,故难有确报。关于这些岛屿,没有古代文献和证明属于我邦的明文和口头传说等。

  四

  今年717日,日本《产经新闻》如获至宝地刊载日本学者的一个所谓新发现,并宣称这是第一次发现中国明朝文献承认钓鱼岛属于琉球,这下中国根据就站不住脚啦!
  这个所谓新发现,是指1561年赴琉球的中国明朝册封使郭汝霖在《石泉山房文集》中的一段上奏文。日本这位所谓学者指出:赤屿是琉球人命名的边界,明朝皇帝的使团对此正式承认,并宣称:哪里都没有中国领有尖阁(钓鱼岛)的史料,但至少有将大正岛(赤尾屿)被视为琉球的,更加明确了中国的主张是没有历史依据的。然而,这只不过是日方对中国古代文献加以歪曲解释的又一新的例证而已。
  郭汝霖在1562年所著《石泉山房文集》中,记载了他奉命册封琉球,因福建连年遭到倭寇侵扰,故被迫滞留到嘉靖四十年(1561)五月才出航。文集中有这样一句话:行至闰五月初三涉琉球境界地名赤屿。正是这句话令日本一些人兴奋不已,把它的影印件放到互联网上转载,还用红线标出,生怕人家不知道。只可惜,这又是弄巧成拙的一个低级错误。
  经查阅,这句话的原意是行至闰五月初三,涉琉球境界地,名赤屿……”文中的字是关键,是涉水前往之意,而非进入到达之意。在古代汉语中,进入通常为”;到达为。例如,1606年第15次册封使夏子阳记载的从琉球回中国的海上证言曰:隐隐见一船,众喜谓有船则去()中国不远,且离黑入沧,必是中国界。这句话中的离黑入沧,即指渡过黑水沟进入浅蓝色的沧水,就肯定是中国境内了。
  因此,上述涉琉球境界地,名赤屿一语的确切含义是,涉水前往同琉球的分界地,名为赤屿(即赤尾屿)。古汉语无标点,若把标点加错了,这句话的逻辑也会不通。例如,假设是涉琉球境界地名赤屿……”那意思就变成涉水前往的是一个地名,显然不通。如果改为涉琉球境界,地名赤屿,……”,也可以理解为涉水前往琉球边界,地名赤屿,成为一个把赤尾屿作为出发点的倒装句。如果改成涉琉球境,界地名赤屿……”意思也很清楚,就是前往琉球边界,分界地点名叫赤屿。
  然而,那位日本学者却刻意把错误地说成,一字之差,谬之千里,结果这句话就被曲解为进入琉球境界,地名赤屿。这纯属自我误导,自欺欺人。(中国《辞海》对的解释是:1、徒步渡水,后泛指渡水。如,登山涉水;远涉重洋。2、到;经历。参见涉世3、关联;牵连。4、动;着。如:涉笔。)其实,在日语中可以翻译为涉る渡る,即指船从某处通过,前往对面,而根本没有日语中入る的意思。
  谈到郭汝霖,通常被引用最多的是,他出使琉球册封后于1562年完成的述职报告《琉球奉使录》(重编使琉球录)。其中明确记载:闰五月初一日,过钓鱼屿。初三日,至赤屿焉。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郭汝霖在同一时期撰写的不同文献中指出:涉琉球境界地,名赤屿”;“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这两句话说的分明是一个意思,即赤尾屿是与琉球分界的中国岛屿,而非琉球的岛屿。

  如今,日本所谓学者对上述郭汝霖所著的使琉球录视而不见,只字不提,反而肆意篡改、曲解郭汝霖在《石泉山房文集》中的话。这反映出,当前日本一些人正千方百计地寻找对日方有利的历史文献,找不到就不惜公然歪曲中国的历史文献,混淆视听。然而,这种自欺欺人、弄巧成拙的伎俩,只能让世人更加清晰地了解到: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的事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