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9月6日 星期四

精彩的亞視社論──請聽,附文字版

利用國民教育為藉口在西方國家的支持下玩殘香港
National ED excuses to destroy HK
 09 03 Mon 
有建設有破壞 分清正邪免被利用
香港新一屆立法會選戰正酣,輿論陣地上熱鬧非常,「保皇派」、「反對派」、「建制派」、「泛民派」、「保守派」、「激進派」之類的標籤滿天飛。其實,目前香港的政壇和社會上,歸納起來不過就是兩股力量,一股是建設的力量,另一股是破壞的力量而已,可分別稱之為「建設派」和「破壞派」。
香港「破壞派」的出現,源自中國要收回香港主權,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便已成形,它的背後,倫敦和華盛頓的身影雖然時隱時現,但這兩個身影的存在卻無可置疑。「破壞派」的使命,就是要不惜一切手段「玩殘香港」,好向世人證明,中國收回香港主權,卻管治不好香港。但是,建設是人類生存的必要,是人類進化的必要,所以,人類歷史的主流,只能是「建設」而不能是「破壞」。香港也是如此。
目前,香港的「建設派」和「破壞派」正在立法會選舉中進行著一場激烈的較量,這個棋盤上的一個棋子,就是「學民思潮」。反對國民教育,是「破壞派」為選舉製造的一個議題,而在此時,「學民思潮」到政府總部前紮營、食,目的不過是把這個議題炒熱,為「破壞派」張目。那些支持「學民思潮」的言論毫不隱瞞這點,借題發揮地再三強調,如果這次「破壞派」拿不到足席位,便將如何如何,好像到了世界末日、香港就要陸沉似的。但是,「破壞派」這步棋,看似得勢,卻是險棋。政客利用少不更事、甚至在法律上還不具備行為能力的少年來為自己衝鋒陷陣,已是極其可悲,想不到還忘記了教給他們必要的鬥爭技巧,使這些少年玩起政治來拙劣非常,不過是幾名任性使氣的惡少。一旦引起市民反感,這些甘為棋子的少年不但自己心靈、學業甚至前途受創,更會讓他們背後的「破壞派」長輩在選票上得不償失。
這幾天,「學民思潮」儼然成為香港的焦點,但是,等到九月九日一過,立法會選舉結果揭曉,他們最大的利用價便立即消失。老謀深算如李柱銘這樣的「資深大律師」,尚且曾經哀嘆自己就像一個小孩和一個巨人玩蹺蹺板,香港街頭多幾個「小長毛」,又豈能阻擋得住香港建設的巨輪滾滾向前?
=================
09 04 Tue 
立會選戰謀略多 食出意外令人憂慮
立法會選戰方酣。既然稱為「戰」,「交戰」各方便必有自己的謀略和戰術。香港的政黨到台灣學習選戰策略已有多年,在各次選舉中使用學習心得漸見成熟,今次選舉當然不會例外,必然各出奇謀,扭盡六壬大鬥智慧。
今年立法會選舉的一個特點是,有些政黨在一個選區中以多張名單參選,力求爭取最多議席。以這樣的方式參加選舉並希望獲得成功,最重要的策略便是「配票」,把選票按照理想的比例,適當地分配給不同的名單。但配票是一個浩大的工程。由於選民人數太多,政黨不可能把所有支持自己的選民都教到能完全按政黨的意願投票,只能盡力而為向選民解釋。平時地區工作做得較好、擁有較多黨工和資源的政黨配起票來便有優勢。只要能做出廣泛、深入和細緻的選舉指導,支持者又願意配合,配票將能收到效果。配票是合法的,於是,有條件的政黨必然會積極採用。
另一招是「告急」。今年選戰還未到「埋身」之時,「告急」已經滿天飛,而且還是各黨各派都「告急」,以至選民對「告急」有點麻木了,候選人的「告急」聲能不能把選民引出家門去投票,頗有疑問。不過,這招成本低廉,不用白不用,所以,「告急」聲必然還會響徹香港上空,直到票箱貼上封條。
今年或者將有一新招出現,就是「悲情」。比如,正在政府總部外因反對國民教育而食者,很可能會隨時出現意外。不過,這招利弊參半,效果如何,端視分寸是否掌握得恰到好處,難度極高。
關鍵在於意外發生的時間早了,新聞會在投票之前變成明日黃花;晚了,新聞沒有足的發酵時間,炒得便不大。倘若是有心搞事者,他們選擇的最佳時間,當在七日下午兩點到三點之間,讓記者有三幾個小時的作業時間,新聞趕得上在傍晚時段出街,再經八日一天發酵,到九日選民投票之時,正是炒得大熱,自然就會影響部份選民的投票意向。
對此,政府正確的應對之道是,從現在起便要派醫護人員在場邊全天候守護。生命寶貴,年輕的生命更寶貴,政府決不能讓人家真的當成了烈士。
 ===============
09 05 Wed 
人世楷模蔡元培 民主鬥士真英雄
香港這片土地的下面,長眠著一位深受國人推崇的哲人,被譽為「學界泰斗,人世楷模」的蔡元培先生。
蔡元培的偉大,首先在於他主張「思想自由,兼容並包」。他個人雖然支持新文化運動,但北大在他主政期間,教員不但有陳獨秀、李大釗這樣的共黨早期領袖,有胡適、魯迅、錢玄同、劉半農等推行新文化的激進鬥士,也有黃侃、劉師培、辜鴻銘等保守的學人乃至還留著長辮的前清遺老。當時的北大,信仰各種主義的師生互相辯論,宣傳各派思想的刊物交鋒對壘,百家爭鳴,十分熱鬧。
蔡元培是民主鬥士和民權鬥士。他的「教授治校、民主管理」原則至今仍是高等院校的榜樣。他是中國民權保障同盟的創始人之一。蔡元培是愛國者。他曾反對過中國共黨,但在日本侵華、中國國難當頭之時擁護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的主張。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後,青年學生組織請願團衝擊國民黨中央黨部,要求政府抗日。蔡元培代表國民政府勸諭學生,卻被共黨領導的學生毆打,身上多處受傷。其實蔡元培並非阻止學生關心國事,只是勸學生以學業為重,將來能以科學強國。他,「學生愛國,是我們所最歡迎的,學生因愛國而肯為千辛萬苦的運動,尤其是我們所佩服的,但因愛國運動而犧牲學業,則損失的重大,幾乎與喪失國土相等。」
蔡元培當然也反過政府。當他不滿政府時,其抗議的辦法不是「你不撤回我就死給你看」的食,而是辭職。他在教育總長和北大校長任共辭職四次。但當他知道,北大師生需要他這位校長時,又再重返北大,不當「政府的校長」而當「師生的校長」。
蔡元培先生逝世已經七十二年,如果泉下有知,看著今日香港政府總部前的種種,感受如何?那些因為反對國民教育而不惜摧殘自己身體和學業的學生、那些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不惜摧殘學子身體和學業的政客、那些為滿足自己反政府的意識形態快感而不惜摧殘青少年身體和學業的成年人,正是最需要接受國民教育的一群。而他們的第一堂課,應該是到香港仔山謁蔡元培墓,鞠躬、反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