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5月24日 星期日

【編輯室手記】告別專欄作家 文.小鳳--《明報》明目張膽地散佈仇恨,你《明報》還要入中學嗎?「左校」還去買它嗎?

《明報》散播仇恨!!連中立都不去偽裝了。
下面一篇編輯手記擺明車馬說「左校」是污泥!「出身左派家庭讀左校」成了小鳳編輯眼中的原罪、污點!這樣的《明報》及港傳媒人,還有公道可言嗎?
香港主流媒體預設主場,無公正持平可言。有的只是偽言論自由!
《明報》明目張膽地散佈仇「左校」之恨,你《明報》還要入中學嗎?「左校」還去買它嗎?
──────────────
2015522 星期五
【編輯室手記】告別專欄作家 文.小鳳 (17:02)

時代版「女人心」這個專欄,在我朋友間的田野調查發現,三位作者像個鐵三角,確實很受歡迎。當年編輯過《明報》專欄版,經驗尚淺,對每位作者都是畢恭畢敬的,核對資料文字不敢有差池。那時讀到屈小姐對怪獸家長的抨擊,心裏佩服,看她寫三個女兒的生活趣事尤其喜歡。她也很有交帶,編輯不需怎麼憂心追稿。
有前輩說過,看專欄作家的文章,其實是看他們的生活方式,站在巨人肩上,讀他們對生活的體會和態度,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小姐曾在專欄裏寫過,她出身左派家庭讀左校。那時還想,尚算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怎料,後來是愈看愈讓人糊塗,嗯,這個就不必提了。經過種種,終於明瞭,洗腦的極致是,被洗腦者渾然不知,誰說洗腦不可怕?
直至519日,屈小姐在「心筆在妍」專欄裏寫道,大半年來不斷被狙擊被恐嚇,還收到死亡恐嚇,這是她最後一篇替《明報》寫的專欄。記得這不是她第一次收到恐嚇,早在2012年反國民教育科,她也在專欄裏說,收到祼男恐嚇照片。有編輯曾因此向警方提供資料,協助調查,當然,時間很短,不需七十二小時,不過,老實說,一個平常清白人,在那種壓力之下被問話,也難免會緊張,更何况是一個難以表達自己的人。後來聞說恐嚇者有寄信來「自首」道歉(不是抱歉),她還把信給編輯登了出來,不忘教育讀者,做錯事是要誠懇認錯的。
或許這是個是非不分的時代,但「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相信她會有更遠大的未來。
剛好最近讀到也斯的《半途》,書中有詩〈青蠔與文化身分〉,提到有些地方養出來的青蠔,「由於營養不良,或是思想過度/不計代價地發展工業的地方/化學廢料流入河裏,令青蠔/變了味道」。浸染過什麼湖泊,就會有什麼內涵,幾滴消毒的檸檬汁,看來也掩蓋不了那腥臭味,的確是四個字,棄不足惜。

【按:攻擊屈穎妍的編輯室手記:告別專欄作家》網上版有圖有圖註,以下是其中一款圖註,對屈穎妍極盡攻擊之能事!】
出身「深紅」家庭,受盡「洗腦」教育,又為六七寫報道文學的屈穎妍,2012年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不介意被標籤為左女,但她說,自己無左中右立場,書寫只為追尋歷史。她又說:「我好憎一大班人叫口號、唱歌,搞集體行動,我由細到大在左校,就是做這些。」「現在社會好奇怪,你不認同我,你就是我敵人,不去七一,不等於我支持政府;不去六四,不代表我不悼念。」(資料圖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