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5月19日 星期二

道不同不相為謀 屈穎妍--《明報》可恥 !已淪為《蘋果日報》的影子報!香港,就由這群傳媒人隻手遮天,顛倒是非!

道不同不相為謀        屈穎妍

昨天,明報繼續發酵沙田遛狗翁被殺案, 頭版照片題為「智障者冒雨站出來」,相中橫額是: 「欺凌弱小,全民震怒」,忽然,很有同感。
我是一個小女人,在報刊寫專欄,爬格子多年,一直我手寫我想,從不受聘於任何人、任何機構。因為,對世情看不過眼;因為,要寫我相信的;因為,這些話沒人敢說;更因為,沉默大眾已習慣逆來順受。這些月,我提起筆,寫我看到的不平、寫我忍不了的荒謬。
果,攻訐沒停過,有些甚至是認識的傳媒朋友, 他們說我是「收了錢做文妓」。我沒有unfriend 他們,也從沒刻意澄清,今天已是個不能互相說服的世界,但我仍心存疑問:為什麼你們相信的就叫信念,我們相信的,就是收錢?
上星期,全家收到死亡恐嚇,有人甚至把我家地址放上臉書,欺凌已成暴力,唔啱聽就滅門,請問我的言論自由哪裡去了?
記協、政客動不動就為誰誰的言論自由受損發難,大半年來,我寫文章被狙擊被恐嚇,你們卻從未發聲,原來,言論自由只是黃色的專利。
網絡攻擊同時,小欄身處的明報也不甘後人,連續幾天,一次又一次點名撩事。 看得出,大家已經道不同。
2012 年,時任總編輯劉進圖先生曾邀我加入明報,明言要大換血大改革,因讀者漸老,死一個少一個,所以要救亡,要做一份搶《蘋果》客的年輕報紙。我因沒興趣當殺手,所以婉拒了劉老總好意。
今日,看明報得償所願成為影子蘋果,我只剩四字評語:棄不足惜。
親愛的讀者,謝謝你們一直支持,還記得你們常來信說,沒有我的明報,就是你們停看的時候,我想,是時候了,當我們要用選票懲罰政棍,別忘了也要用每日的七塊錢來懲罰毒媒。
這是最後一篇,不想寫了,因恥與明報為伍,講完!


原文轉載自《明報》 2015519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