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5月1日 星期五

香港警察得罪了誰?--警犬自白棟篤笑竟又是大學人搞的--中大文化系陳嘉銘

(轉)香港警察得罪了誰?
 屈穎妍

 一個笑話,如果有些人會笑,有些人好嬲(生氣),那就不是笑話,而是挖苦。挖苦人很容易,引人發笑才難。
外子在電影圈多年,一直都是搞喜劇,近年在大學教書,教的亦是喜劇。他是個搞笑能手,任何事情到他口中,都可化為一段笑話嘻哈帶過。只是,這樣的搞笑高手,最近不得不承認:而家(現在)香港人唔講得笑(開不得玩笑)。
以前,你可以拿把遮(傘)來笑「阿姐」,如今,你打傘說笑,人家會批你政治打壓。
最近閱報,看到中大有人搞「雨傘節」,當中一個節目重點,就是兩場「警犬棟篤笑」,單是看名字,許多執法者已經無名火起,別說笑了。
有一些話題、有一些字眼,在某一些時空,注定不可能成為笑話,「警犬」二字就是一例,今時今日一說出口,擺明撩交嗌(挑釁)。
奇就奇在,這樣的活動,是由中大文化研究系文化研究學部碩士課程的師生合力舉辦,牽頭的,是課程主任及其講師。為人師的,竟帶頭鼓吹仇警文化,帶頭撩交嗌,帶頭製造社會對立,那究竟是哪門子的文化研究?難道是社會的仇恨文化研究?
棟篤笑名為「警犬自白」,以第一身方式講述其於佔領期間被多次帶到佔領區,在沒戴口罩等保護裝備下,面對群眾衝擊時的無助感受,並以警隊當日的行動代號「光明頂」作靈感,改了個警犬行動代號「食狗餅」,而門票收益亦將撥捐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
 好笑嗎?
如果你的政治取態是黃色,你可能會覺得好笑;但如果你是執法者,你一定會拔劍而起,覺得備受冒犯。
一個笑話,如果有些人會笑,有些人好嬲(生氣),那就不是笑話,而是挖苦。挖苦人很容易,引人發笑才難。
編和演這兩場所謂棟篤笑的,是文研系講師,他說演出並非針對警察、沒有人身攻擊,如果有人追究,實屬「過敏」。
那我在這裏「過敏」地提出看法:以文化、以藝術、以表演、以笑話來包裝侮辱行為的人,根本不配做教育。
今日禮崩樂壞,始自大學,先有嶺大的粗口音樂會,後有港大副校長為內地交流事向學生道歉,然後,中大也不甘後人,由師生合作搞了個仇警辱人演出,雨傘後的陰霾,已席捲教育界。
http://mp.weixin.qq.com/s…

 -----------------------
(轉)迎接大賊年代
 屈穎妍

終於來了,大賊年代終於捲土重來了。
 如果我是賊、我是旗兵、我是悍匪,這地方、這時機,一定不可能錯過。
 這小島多久沒有出過轟天大劫案了?我沒有資料,也沒有刻意統計過,只知道快16歲的大女兒,從來沒看過這類新聞,不知道甚麼是省港旗兵,那回作文,她還寫錯「省港奇兵」,以為是跟《反斗奇兵》同一類玩意。她們這一代出生的世界,已天下太平了好一段日子。
過去,賊總是有的,這裏滴水不漏、門窗緊鎖,做賊的下不了手、呆不下去,自會另覓地方搵食,但當防衞一失、中門大開,做賊的、作惡的,真係唔嚟就笨。
這大半年來,衞城的警察被搞革命的、反水貨的、反自由行的、晚上購物的、狙擊官員的……弄得疲於奔命,半年前的雨傘暴動更令各區進入空巢期,鼠竊狗偷早已靜悄悄蒲頭,偷車的、打荷包的、入屋行劫的,明顯多了。
試過水溫,恰巧又進入警隊另一個空巢期——之前佔中加班的警員,一一要清假期了,雨傘暴動的後遺症,讓警隊步入另一階段的人手不足,用反對派一貫甚麼都算到政府頭上的思維,前天綁票案失掉的2,800萬元,其實都可以找佔領人士算帳,如果不是你們耗費了警力、賊人不會有機可乘,綁票案就不會在小島上死灰復燃。
香港的整體罪案數字,其實已由2003年曾蔭培年代最高峰的每十萬人有1296.6宗,下跌至曾偉雄年代的936宗,隨着愈來愈激的暴民,耗費我城愈來愈多警力,香港長治久安的日子看來快完結了,我們是時候要迎來另一個張子強、季炳雄的大賊年代!


http://www.skypost.hk/…/%E8%BF%8E%E6%8E%A5%E5%A4%A7%…/17590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