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6年4月26日 星期二

洪錦鉉《愛國陣營急須重申民族和歷史立場》--香港的教育局既推通識,又搞香港史…..意欲何為?你懂的!!

香港的教育局既推通識,又搞香港史…..意欲何為?你懂的!!
──────────────
愛國陣營急須重申民族和歷史立場
洪錦鉉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
[2016-04-20]

近來有人成立「香港民族黨」,而學民思潮和青年新政也相繼宣布參選,政綱則是建立香港「民族意識」和推動獨立「公投」。
港獨的聲音愈演愈烈,愛國陣營如何應對?筆者所見,眼前很多建制派言論,都是針對「港獨不可能」的。
他們說,如果沒有東江水,沒有供港食品,沒有中國資金,香港怎麼生存,經濟會如何衰敗,甚至言明只要港獨,解放軍即刻就會兵臨城下,到時香港不再是特區而是被征服者。這固然是事實,而港獨勢力也深知這點,香港沒有力量,所以老說要爭取外國支持。
者以為,困難與否並非問題核心。現在正正因為困難,他們的形象彷彿就是「知其不可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要為獨立流第一滴血,不獨立毋寧死」電影《十年.自焚者》獲得關注和聲援,不就是因為這種英雄氣概;現在社會就流行這種心理,雞蛋面對高牆。如果大家留意,一個體育用品廣告用詞就是「要贏,就要不自量力」。
如果建制派一味訴說實際上的困難,無疑不會驚醒他們,而只會烘托他們的英雄色彩。這樣也不會增添愛國陣營的道義高度。建制派如果總是強調實際困難,那麼以前香港生產總值佔整個內地五分之一,甚至更多,難道就能獨立嗎?建制派又該如何論證香港的統獨立場?
當建制派拋棄歷史論述,只用「商機」和「淡水」充塞眼前的蒼白現實,本土派則往前追溯和建構「民族記憶」,要在學校推廣香港史,把它分離出中國史,猶如台灣反課綱運動一樣,而往後則想像未來的遠景,敘述眼前的新一代到了而立不惑之年的切身問題如何共對。他們才讓新一代感覺做到《獅子山下》所唱的「拋棄區分求共對」。所以筆者認為,愛國陣營急須重申民族和歷史立場,而且不能靠「違反《基本法》,違反憲法」這種宣傳口徑。這種話語,只能用於動手的時候出師有名,而非建構道義依據。年輕人都想做英雄,想投身偉大的時代故事,而民族法統本質就是一種基於血緣、文化、土地、犧牲的承傳,若果有人要把香港分離出去,現在就應趁早敘說前人如何為了香港和國家而犧牲,例如抗日那時東江縱隊的悲壯故事,並控訴港英政府怎樣無視甚至打壓他們,用真實故事粉碎本土派虛構的「民族記憶」,從而建立一個有血有肉的先輩形象,讓我們今天立志捍衞先輩的血的犧牲。
筆者承認,這是十分老土、但是唯一有效的方法。如果愛國陣營一方面重構自己的歷史形象,一方面敢於批判社會問題,今日的情勢並非不能挽救過來;否則,當先輩逝去,他們的故事被忘卻,中華民族形象再也無法在香港建立,分離主義就將逐漸成為主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