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6年4月26日 星期二

剖析“港独”背后深层的政治目标--文章深刻,別錯過。香港走在懸崖邊上。

文章深刻,別錯過。港獨包藏禍心,而最近曾鈺成為首的「健康本土」是為禍心打側翼。香港走在懸崖邊上。
─────────────
剖析“港独”背后深层的政治目标
关哲 政经资讯观察者
发表时间:2016-04-26

从前年香港“占中”行动失败以来,“港独”、“本土激进”思潮开始在香港社会持迅速蔓延。据相关媒体报道,继“香港民族论”之后,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杂志在最新一期的《香港青年时代宣言》主题文章中,再次鼓吹“港独”及勇武抗争的内容。成立了近5年的“学民思潮”在320日宣布“停止运作”,原召集人黄之锋等部分成员正在组织新的政党。328日,“香港民族党”(Hong Kong National Party)宣布建党,对外公开宣称要建立“香港共和国”,实现“民族自强,香港独立”。
针对这些“港独”言论和主张,包括港府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出谴责。特首梁振英指出,“亘古以来,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在2047年之后不能存在改变’的可能性”;香港首富、长和集团主席李嘉诚强调,“香港人不会认同‘港独’,香港没资格、也不可能独立,‘港独’是脱离现实。”;港大校董、立法会议员钟树根认为香港作为中国一部分是不容争议的,连英国人当年都不能不承认。香港教联会会长黄均瑜称“港独”主张是“痴人说梦”,是一个假议题,其实不用理他们,越理他们越“得戚”。
从已有评论和文章来看,绝大部分人都认为“港独”主张在当下完全是一种不切实际、“痴心妄想”的胡闹,是根本无法实现的乌托邦。
然而,仅仅因为“港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把“港独”看成是一场无足轻重的闹剧,那就忽略了鼓吹“港独”背后深沉的政治用心。毋庸置疑,仅从鼓吹“香港独立”的外表层面看,“香港独立”确实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且不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可以依据《反分裂法》在几个小时之内控制香港,中国内地只要停止供应生活用水和农副产品就能让香港独立运动屈服。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相信“港独”会有任何现实可能性。
但是问题并非这么简单。如果我们拨开“港独”的外表面纱,会看到“港独”的目标其实根本不是简单地追求独立,而是别有所图。所谓的“香港独立运动”并不是一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独立运动”,而是某些政治势力针对中国进行“颜色革命”的一部分。
人们通常把“颜色革命”看成是要建立“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其实这个看法是不准确的。从本质上看,“颜色革命”所宣扬的西方式“自由民主”只是为了瓦解现有政权的一种口号,一面工具性的旗帜,而非“颜色革命”的实质。简单地把“颜色革命”理解为建立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制度是停留在问题的表面。对于发动“颜色革命”的政治势力来说,瓦解既有的国家政权才是最为根本的目标,至于最后建立起来的新政权是不是实行西方式的政治制度其实并不重要。所以,“颜色革命”只关心“破”,不关心“立”只关心“颠覆”,不关心“构建”。世界上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大多数国家的现实发展证明了这个判断。埃及、突尼斯、伊拉克等国家不仅未能建立起有效的民主政权,反而催生了持续的国内政治纷争,经济倒退和社会的撕裂。对于这些灾难性的后果,策划“颜色革命”的政治势力早就很清楚,但并不在乎,因为他们关心的是颠覆现有政权,至于“颜色革命”后的国家如何重建,他们并不关心。
理解了“颜色革命”是一种只破不立的颠覆性运动,也就明白了“颜色革命”并不必然地以构建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为目标,也就明白了“颜色革命”在不同社会条件下有着不同的形式和口号一般说来,哪种方式能够瓦解西方一些政治势力所不乐见的国家政权,“颜色革命”就会采取哪种方式。
由此看来,所谓的“香港独立运动”并不是一场“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独立运动,而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其目标指向是北京的中央政府。些政治势力鼓吹以暴力行动来实现香港独立有两个层次的目标。最低目标是通过鼓吹暴力行动来迫使香港特区政府动用武装警力镇压,最高目标是迫使北京中央政府直接动用驻港部队进行镇压。而无论是港府动用武装警力还是中央直接动用军队,只要香港出现大规模的流血事件,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他们所宣扬的香港独立,不过是港独势力有意引发香港社会流血的一个导火索。
香港某些政治势力渴望社会出现大规模流血事件的企图,在前年“占中”期间就已经暴露出。“占中”本身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公民抗命”的方式发动街头民主运动,以非暴力的违法方式让香港社会陷入瘫痪之中,期望香港特区政府与占中人士发生暴力冲突,以达到煽动香港民众仇恨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的目的。但“占中”行动在持续近80天后,却并未达到目的而草草收场。“占中”行动未能如期引发大规模暴力冲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香港市民的总体政治热情不高,被动员的民众数量占总人口的比重太少;第二个原因是民主运动这个口号本身包含了平等、协商等价值理念,而香港社会的法治意识很强,以“真普选”为诉求的“民主运动”很难激发暴力冲突。
由于“占中”行动的失败,香港反对派和背后的国际敌对势力意识到“占中”行动无法达到流血的目的,他们开始着手发动撕裂香港居民与内地居民间的“反中”运动。与以“真普选”为诉求的“占中”行动不同,香港独立运动有两个特点:第一,非理性;第二,鼓吹暴力,近年来,香港出现“反水客”、“蝗虫论”,以及“学苑”鼓吹暴力的港独言论都是为了在香港社会孕育反中的情绪,显现出很强的非理性和暴力色彩。
那么,为什么说这种鼓吹暴力的独立运动对中国社会来说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呢?很多人会说,鼓吹香港独立比“泛民派”鼓吹“真普选”更不得人心,暴力行动比占据街头的“占中行动”更不易得到香港广大市民的支持。而无论是香港特区政府动用警力镇压实施暴力的独立运动,还是中央政府根据《反分裂法》动用军队镇压实施暴力的独立运动,都会得到广大港人和内地民众的支持,这种以鼓吹暴力的港独运动有什么可怕的呢?有人甚至认为,港独越独、越暴力,对中国政府越有利,中国政府越能够凝聚人心,所以暴力港独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根本不足为虑。但是,问题远没这么简单。

不可否认,就香港社会整体而言,绝大多数市民还是期望香港社会保持稳定和经济的发展,支持和同情“港独”势力的人非常之少,对“港独”发动的暴力行动更是持批评态度。但是,由于香港社会历史和现实的原因,相当多的香港人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央政府持一种不信任和排斥的态度。一旦香港社会发生政府与民众间的暴力冲突,出现大规模的流血事件,香港整个舆论生态就有可能发生大的逆转,一些民众很容易转而同情和支持“港独”分子。这一点,从香港旺角在春节期间发生的暴力冲突可以看出。根据香港民调机构对旺角暴力骚乱后进行的最新调查结果,虽然香港市民都很清楚旺角暴乱的起源,大多数人都谴责暴力行为,但有三分之一的民调认为香港政府应为旺角暴力事件负责,而认为警方过度使用暴力的看法在各种不同态度中竟然最多。
从世界范围内看,无论暴力事件的起因为何,政府为了维护社会秩序而使用武力镇压暴乱通常都会引起社会大众的强烈反弹,相当多的民众通常都会不问是非而天然地站在政府的对立面。世界上只有英美德及北欧等少数具有日耳曼政治文化传统国家的政府在使用国家暴力的时候容易得到主流社会和舆论界的支持,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包括南欧、中欧和东欧都会因为政府与民众之间的暴力冲突出现反对政府的强大声音,“颜色革命”出现在这些地区并非偶然。在东亚社会,很多普通民众更是对政府使用暴力持天然的反对态度,无论是谁挑起的暴力冲突,无论是非曲直,民众一旦流血,政府总是受谴责一方。
台湾当年的“二二八”事件是一个典型案例。“二二八”事件的缘由是一个因执法不当而出现的偶发事件,但由于越来越多的台湾本地人出于对国民党统治的不满而卷入暴动。当事态发生到台湾地方政府无法控制局面时,中央政府调集大陆军队进行镇压,最终虽然用武力控制了事态的发展,但这场大规模镇压却给台湾社会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成为了台湾独立运动的一个重要根源。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二二八”事件,台湾社会的族群就不会如此撕裂。“二二八”事件种下的后遗症到今天仍然在台湾发酵。

从目前香港独立运动发展的态势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1鼓吹暴力的“港独”运动,其目标并非是要实现香港独立,而是要通过流血事件来搞乱香港。他们的最高目标是想以暴力行动引发大规模流血事件而妖魔化北京中央政府如果这个目标达不到,也要搞乱、搞烂香港社会,把香港变成中国的一个火药桶和一个动荡的地区。
2如果“港独”发展成为经常性的街头运动,香港的敌对势力就算基本上达到了目的。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都非常被动。因为听任港独运动进一步蔓延,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执政合法性都将丧失;但如果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出面镇压,港独势力将会转而打悲情牌。而只要出现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国际敌对势力一定恶意炒作,抢夺道德制高点,对中国政府发起攻击。中央政府将会遭受国际上巨大的压力,中国的国际环境将会恶化。
3即使中国政府根据《反分裂法》摧毁了香港的暴力独立运动,港人在人心上的回归将会推迟,香港社会有可能形成类似台湾的“二二八”的情结,并且在客观上给台湾的独立运动提供借口。中央政府在台湾实行“一国两制”的难度会加大,台湾的和平统一将会大大向后推迟。

要而言之,香港独立运动并非保卫港人的本土利益,而是剑指北京。中国政府不应把“港独”视为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的胡闹。操控“港独”的政治势力背景复杂,政治盘算相当隐蔽。香港独立运动和背后敌对势力的根本目标不是香港的独立,而是针对中央政权的“颜色革命”。在他们看来,只要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执政,香港的独立就没有希望。但一旦中国共产党的政权瓦解,中国的分裂与香港的独立也就水到渠成了,这就是“港独”的政治盘算。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GuanZhe/2016_04_26_358214_s.s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