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9月28日 星期一

李國能不應把手伸得太長--文章寫得很好!法律系統中人--是神?!

文章寫得很好!

李國能不應把手伸得太長
20150927 09:00

退休已有五年的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突然拋出司法「震撼彈」,一人搶去了終院新大樓啟用儀式的風頭,令自己成了當日的頭條人物。
在佔中一周年前夕的敏感時刻,這個前首席法官在社會和司法界缺乏任何討論或熱議下,竟突然高調要求2047年後要求把終審法院現行的一名非常任海外法官的做法改為永久安排。這當然不會是無的放矢或純屬「巧合」,這似是場早已擇好「良辰吉日」的逼宮戲,「維護法治」只是一扇劇目幌子而已。
第一時間,梁家傑已經急不及待跑出來配合,要「一眾牛鬼蛇神,唔該收聲」,在社交網站肉麻地推崇李的建議是「一錘定音」。「年輕版蘋果」的明報更是足料炮製來個頭條加社論,至於蘋果和一眾網上黃媒體鋪天蓋地式的狂喜報道,更不用多說了。

不能凌駕法律=阿媽係女人
連「任何人都不能凌駕在法律之上」這句等同「阿媽係女人」的話,黃絲們都竟莫名亢奮狂讚,可見佔中的社會撕裂和意識型態上腦的遺禍實在慘烈。其實這句話,黃絲們日夜咒罵的大陸由年頭到年尾不知說過多少遍,他們要不要也興奮鼓掌一下?
說回李國能昨天有關海外法官永久化的要求。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是中國的基本國策。現在相距2047一國兩制的五十年期限,尚有足足32個年頭,一個退了休,英文講得流利過廣東話和普通話的前任法官,把手伸到2047之後是否太長了些?趁「三權分立論」鬧得熱哄哄的當下,對特區未來的司法安排指手劃腳,又是意欲為何?應該不會只是為了暗裡跟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抬槓吧?
海外法官任終院非常任法官的做法是一國兩制下,保證香港順利過渡的其中一個特殊安排,一直運作良好,社會乃至中央對此基本都沒有異議或爭議。從來沒有人說過現行海外法官安排是「違憲」,但李官卻突然把它變成一個「議題」,究竟是在務虛?還是在務實?還是嫌香港現在的政治爭拗不夠多不夠煩?抑或「另有任務」?

香港肯定可維持憲制地位?
況且,經過佔中及其副產品鳩嗚、反水貨、港獨運動等對中港關係的毒化衝擊和兩地民眾的感情破壞,2047後的香港究竟是繼續實行一國兩制或其他制度已經驟生變數,迄今還有誰說得準?莫非李官有預測未來的水晶球,百分百肯定2047後的香港仍可維持現行的憲制地位?不過就算有,每個人還是應知道自己的舌頭有多長。2047後香港的安排自有當時的社會政治經濟條件自行協調出一套適時相應的制度,這當中不止需照顧香港的利益,還有其時中央綜觀全局的參與和決定。現在強要把海外法官硬性塞給2047後的香港司法,就算不是指腹為婚,亦不遠矣。
此外,把任命海外法官永久安排與「維護香港司法獨立」掛鉤的說法,除了缺乏邏輯,更是可笑。難道香港人擔任終院法官的能力會比海外法官差?沒有海外法官,香港就沒有司法獨立?鄧小平早在198462223日談到香港問題時曾說過:「要相信香港的中國人能治理好香港。不相信中國人有能力管好香港,這是老殖民主義遺留下來的思想狀態。」現在回望,這段話實在很有遠見和很富啟發性。
還有一個不要忘記的事實是,基本上世界所有國家的法官都只會由本國公民擔任,不假外求。例外的只是幾個五六十年代初從英國殖民地獨立出來的非洲和加勒比海國家,因他們在獨立初期並沒有足夠的法官,所以權宜之計是聘用一些海外普通法系法官,但這些都屬一個過渡性的安排,一俟上了軌道,他們就毫不猶豫馬上一律用回本國法官,沒有例外。非洲國家條件比香港差,尚且可以如此,所以怎可能想象香港用50年時間作司法過渡和人材培訓還會不夠?至於要「國際視野」,多外出交流不就可以了嗎?而且「國際視野」也不見得是擔任法官的必然條件吧!
國安+政治效忠=嚴肅問題
國際性的法官本國化和排他性現象,並不是偶然發生的,因為國家安全和政治效忠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李官說海外法官在接受任命時已宣誓擁護基本法和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所以忠誠不成問題。問題是,世間的問題都可以那麼簡單解決就好了,可惜現實總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就算同樣是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香港公民,像黃毓民、陳家洛做議員時不是也作出過類似的宣誓嗎?結果呢?前者照樣經常糾眾公然叫囂要推翻中國共產黨,後者則在立法會公開譴責中國在自己固有領土的南沙群島填海是「挑釁」。一國兩制下一小撮的「自己人」尚且如此反一國,誓照宣,生菜照食,不是中國公民的海外法官就會不一樣?
更叫人納悶的是,正在美國訪問的黃之鋒九月初才提出要推動2030年的香港統獨公投,現在還不到一月個,李國能又同樣提出要在2030年左右落實2047後海外法官永久駐港的制度,這些共同時間點是否都只是「純屬巧合」,或是「高人弈棋」,就留待各位看官解讀了。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佔中潰敗和政改被否決後,佔領一類的顏色革命已經轉移了身影,目標已經盯上了2047後的香港,一場不見硝煙的搶灘插旗戰恐怕已經開打了。香港想要寧靜,看來更難矣!

原圖:發展局網站、文匯報
http://paper.wenweipo.com/2010/09/01/HK1009010038.htm

https://www.devb.gov.hk/tc/issues_in_focus/conserving_central/Former_French_Mission_Building/index.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