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泰国误以为投票和街闹就是民主

http://opinion.huanqiu.com/editorial/2013-12/4627040.html
社评:泰国误以为投票和街闹就是民主
2013-12-04 02:35     环球时报

  泰国反政府抗议群体3日占领了政府总部和警察局,警方放弃了对这些占领行动的阻拦,以避免发生新的流血。抗议活动领导人、前副总理素贴宣布抗议活动取得局部胜利,但他同时表示,“只要英拉政权还是完整有效的,我们的抗争就将继续”。
  此次大规模抗议活动是由英拉的为泰党推动通过一份特赦案引起的,该特赦案若通过,将为英拉的哥哥、前总理他信合法返回泰国扫清道路。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最近十来年泰国社会围绕支持他信和反对他信发生越来越严重的分裂,是更深层原因。支持他信的群体大体以农民和草根阶层为主要力量,相反的一派则以城市中产阶级为基础和骨干力量。
  从他信2001年上台,到他2006年被军事政变赶下台,再到他信的力量通过选举卷土重来,然后是新的严重街头冲突,泰国已陷入一个怪圈无可自拔。街头隔一段时间或被红衫军占领,或成黄衫军的天下。双方都打着人民的名义,泰国宪法对于解决他们的分歧失去了权威。-
  泰国显然处于学习民主的艰难过程中。泰国国王仍有巨大影响,军队通过一次次政变证明了它的特殊力量,泰国的政府虽然通过选举上台,但却缺乏西方国家所拥有的类似社会基础。街头抗议不是或不仅仅是向民选政府施压,抗议者同时是向国王和军队传递要求,促他们使用非正常甚至非宪法手段改换政府。
  泰国人只学到了西式的投票选举形式,全社会并未形成对选举结果的绝对尊重。此外泰国承认了街头表达的合法性,但西方社会对街头政治同时采取的种种限制,泰国社会没有学来。泰国街头因此成了与议会几乎并行的政治舞台,哪一方在议会失败了,就走上街头,用无穷无尽的抗争重建优势。
  泰国要跳出这个怪圈,还有较长的路要走。举望世界,大多数引入西方政治制度的不发达国家,也处于类似怪圈中。泰国需要更多的经济成就做大和分好社会福利的蛋糕,也需要进一步发展教育,加强法治,不断刷新社会推行民主的条件。
  泰国的遭遇还显示,协调好社会不同阶层和群体的利益,对改革成功至关重要。他信当年上台后,为巩固选情将经济政策更多向他的票仓农村地区倾斜,对城市中产阶级的利益照顾不够,从而不断加剧选举动员中就开始变得明显的社会分裂。这种分裂最终打倒了他。
  不得不说,西方体制对于弥合不发达社会内部的政治对立一直不太有效,全世界非常缺少这样的成功例子。大多数遭遇这一困境的国家,基本都随波逐流,国家的命运取决于社会对动荡的承受力有多强,当时的国家经济水平有多高,以及有多少财富性资源和外援等其他因素可以帮国家渡过难关。
  设想假如中国社会出现类似泰国今天的局面,而且如此一折腾就是十来年,将是非常恐怖的。以泰国为鉴,我们会想到,中国大概需要长期保持一种建立在社会广泛共识基础上的政治能力,使本国的政治进程不以民主名义把街头当成决定性舞台。中国的中央政府必须有对重大争议一锤定音的权威。

  泰国未必会长久乱下去,但为了实现稳定,它肯定要面临一场全面、深刻的改革。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政治体制,学习外部经验也需边学边改。东南亚国家里新加坡的制度“四不像”,但它造就了那个小国的繁荣、发达和稳定。西方几乎从不夸新加坡是“民主国家”,但那个国家给自己的国民带来了实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