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10月27日 星期日

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以八问回应陈永洲----港記在事件上完全不作「平衡報導」,在訊息傳說上失真!

早在陳永州被捕前,中聯重科從2012年底便發現《新快報》不斷作出針對性的失實報導。當中最精彩的下文,發表於陳永州被拘捕之前──港記在事件上完全不作「平衡報導」,在訊息傳說上失真!
至今,內地記協甚至認為《新快報》失責!也有過。下文好看。
─────────────────
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以八问回应陈永洲
2013-10-23
  上百度,偶然看到了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对我个人微博的回应,开篇内容如下:当中联重科的董事长助理高辉在他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上连续炮轰我的时候,我差点以为这是一个不雅的玩笑。高总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以极尽毁贬的方式来攻击一个普通的记者,怎么看都像不雅的玩笑。
  我想说的是,陈永洲先生,不要把本身说得那么无辜,中联重科的股市表现和你那十篇诬陷中联的文章关系极大,在欲哭无泪的中联重科中、小股东眼里,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搅屎棍”!
  陈永洲先生,不要妄自菲薄,你可不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你的存在已让每一个关爱中联的人寝食难安,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么恶毒攻击中联的文章,有人帮你发稿;不用采访能写出有杀伤力的文章,是原因是有人源源不断地给你提供中联的素材。你如此的有恃无恐,不是原因是你有胆量,而是原因是你知道你有强大的后盾。
  陈先生,如果你还算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请直面我的八个问题:
  问题一:我,高辉什么时候成了“公关高手”?你给我送了一顶“公关高手”的帽子,但请你睁大眼睛看看我个人的履历,我有相关的从业经历吗?
  问题二:彩电行业“畸型营销”的结论你是怎么得出来的?据我十年家电行业的从业经历告诉我:中国的彩电行业是市场化、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行业之一,中国彩电企业,全球市场占半壁江山;中国市场,市场占有率近80%,市场规范有序,何来畸型?为污蔑中联这样一家企业而污蔑整个彩电行业,你意欲何为?
  问题三:在写《一年5.13亿广告费中联重科持续畸形营销》之前,你看过中联重科2012年财报没有?如果看了,你还用这个题目,你是独具匠心;如果看都没看中联的年报而写这个题目,你就是不学无术!中联的年报里,5.13亿对应的项目是“广告及业务费用”,其中,业务费用所括差旅费、产品推广费、渠道拓展费等,中联重科实际的广告费用不足1亿人民币,到你那里怎么就成了5.13亿广告费?
  问题四:在陈永洲举报材料中提到的中联重科的客户,你是否真的亲自采访过?针对你报道中提到的客户,我做过相关的调查,结论是:他们并没有接受过你的采访。是中联的客户、还是你在撒谎?
  问题五:中联重科高管并未大规模减持套现,为何你屡次质疑中联重科管理层大幅减持套现?我公司担心很多投资者对公司不了解,同时也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混淆视听。我们多次解释中联重科在改制时最终形成了两个员工持股公司,其中合盛科技是中联重科高管的持股公司,其2012年全年仅减持150万股,相比3.8亿股的持股数,可谓微乎其微。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大幅减持。而另一个员工持股公司一方科技的股东主要是原建机院的骨干员工、目前根本没有参与公司管理,并且其中一大部分已经退休了,他们去年减持了约7500万股,这些人跟随企业一起成长,贡献很大,卖掉点股票改善生活、安享晚年,无可厚非吧?”
  问题六:2012928日是中联重科二十周年司庆,这一事实你是否知道?如果不知道,就说明你根本就不了解中联,攻击中联纯粹是无中生有。如果知道,你在中联二十周年司庆的前两天抛出《中联重科大施财技半年利润“虚增”逾7亿》,这就像人家办婚礼,而你却往人家贴有喜字的大门上扣了一盆屎,不是那盆屎恶心,而是你的内心就是一个恶心到家的人!
  问题七:同处一城的两家工程机械企业,一家三一,一家中联,为什么一家全是正面报道,而另一家全是负面攻击?公正客观是新闻工作者生命,人可以有好恶,但一边倒的倾向性必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问题八:作为一个醉心于报料工程机械行业企业的记者,你为何不敢登中联重科的大门?写了那么多关于中联重科的文章,没有进行过任何一次针对中联重科的采访,你的材料从何而来?难道你真有神一样的想象力?我想新闻不是靠想象吧!

  人生有大义,做人须坦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