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

港媒體捍衛言論自由是空言,留一個美國網絡霸權-及介入香港事務的實例--且看《文匯報》的評論文章

對於愛港力FB以莫須有的罪名消滅一事
香港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絕口不提,他至今仍用「不捉賊,只罵被劫者」的方式公然維護美國利益。
你同意/不同意愛港力也好,單純的港人應見證一次美國霸權的獨裁,乃至美國如何赤裸裸地介入香港事務。
香港口口聲聲的言論自由是空話,對愛港力被封一事沒有主流媒體大加鞭撻。支持《文匯》、《大公》堅守既有風格,讓力拒外國力量的聲音不至孤立無援。
------------

《刪「愛港力」群組 暴露美網絡霸權》2013-7-4 《文匯報》

美國情報系統有千絲萬縷聯繫的Facebook網站上月28日凌晨突然強制性關閉「愛護香港力量」的群組,一萬多個成員全部被退出。前美國中情局僱員斯諾登不久前在香港揭露,美國的「稜鏡計劃」監聽全球網絡,並2009年開始入侵香港電腦和網絡Facebook就參與了「稜鏡計劃」。Facebook刪除「愛港力」網上群組,暴露美國利用網絡霸權,粗暴干預香港政治事務,打壓愛護香港力量,製造網上一邊倒「佔中」輿論,嚴重危害「一國兩制」和港人的基本人權,必須予以強烈譴責。美國政府須對港人作出交代,為其劣行道歉,並承諾不再入侵香港電腦和利用網絡霸權粗暴干預港事。
Facebook是美國網絡公司巨頭之一,多名投資人和高管具有美國情報機構背景。Facebook在北非和中東顏色革命中發揮了造勢、鼓動、號召、指揮等顛覆多國政權的作用,這迫使部分國家斷開互聯網或封鎖Facebook網站。對此,有國際輿論指出:「我們必須審視Facebook的崛起。它是一項受到全球化操控的、經過深思熟慮的實驗。」在香港回歸16周年前夕 ,反對派緊鑼密鼓策動「七一遊行」和「佔中預演」之際Facebook將黑手伸向香港,突然強制性關閉「愛港力」群組,是美國網絡霸權粗暴干預港事的又一佐證。
 「愛港力」旗幟鮮明反對「佔中」,令反對派頭疼不已,為此受到反對派狙擊圍剿,反對派政黨和政客對之肆意抹黑,反對派媒體更派出「狗仔隊」侵犯「愛港力」召集人陳淨心的私生活,不斷施壓企圖令「愛港力」封口。由於這一系列打壓未遂反對派企圖,最後由反對派背後的外國勢力動用網絡霸權,刪除「愛港力」網上群組,打擊士氣,驅散支持者。美國利用網絡霸權,與香港反對派內外勾結打壓愛護香港力量,製造網上一邊倒「佔中」輿論,這顯示美國對香港的網絡戰與反對派密切配合,已是十分露骨。
Facebook刪除「愛港力」網上群組,說明美國對香港事務的干預已經無孔不入。近幾年來香港出現種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原來是美國網絡霸權在發揮作用。美國是全球頭號網絡強盜,犯法侵權肆無忌憚,入侵香港電腦網絡不但不道歉,反而對香港依法辦事讓斯諾登離開表達不滿,暴露其「惡人先告狀」的霸道囂張。對於美國的無理指責,香港絕不接受。現在又發生Facebook刪除「愛港力」網上群組的事,美國賊喊捉賊更加讓港人反感。美國必須對港人交代和道歉,並停止利用網絡霸權粗暴干預港事。

============
http://paper.wenweipo.com/2013/06/29/PL1306290005.htm
《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又一佐證》 艾崗馨 [2013-06-29]    

 正值大部分市民喜迎香港回歸16周年、迎來公眾假日的時候,美國背景的Facebook網站深夜出動、無理刪除本港網民團體「愛護香港力量」的群組,並粗暴剷除了全部圖片和動態資訊。這是美資網站與香港反對派內外勾結的結果,也是美國借助互聯網巨頭干預香港事務的一個佐證,旨在打壓愛國愛港力量,支持反對派動員網民參加「七一」遊行,削弱抨擊反對派的網上輿論。這一做法的政治立場未免太過明顯,居心叵測!

刪除「愛港力」群組是政治打壓
 「愛護香港力量」因敢於與反對派政團打對台而聲名鵲起,自然成了反對派的「眼中釘」,也持續遭遇狙擊圍剿。先有公民黨、民主黨等反對派政團惡人先告狀,旋即動員吳志森、李八方等反動文人肆意抹黑;最近,又有無良媒體派出「狗仔隊」跟拍召集人陳淨心的私生活,爆出其住址和家人私隱,企圖對其家庭成員施壓;最後,反對派的「大導演」—外國勢力動用政府資源,對網站施加影響,背後發功刪除「愛港力」網上群組,打擊士氣,解散支持者。
 進入自媒體時代後,Facebook作為社交網站,理應崇尚多元聲音、張揚個性、尊重私隱,容許不同看法與觀點共存共生。可是,該網站拋棄曾經自詡鼓吹超越主權、超越國界的「自由意志」,蓄意強制關閉「愛港力」的網絡群組頁面,而且至今沒有給出客觀的解釋。與「愛港力」相較,更激進的有社民連,更無理的有公民黨,更愛譁眾取寵的有民主黨。作為泱泱知名網站,卻容不下積極、正義的「愛港力」,出於政治考慮對其進行惡意打壓。
 互聯網起源於美國。40多年來,美國一直利用互聯網發源地優勢、掌控互聯網主動脈優勢、握有互聯網核心技術優勢,控制著全球互聯網,成為互聯網霸主。任憑全世界一齊質疑,任憑阿桑奇、斯諾登滿世界跑,美國仍然洞悉著全球網絡通訊的內容,這早已引起世界各國的不滿。
 斯諾登最近在香港爆出了由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主導、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參與的「稜鏡計劃」,對網絡上的所有流入和流出美國的通信數據以及儲存在美國的既存數據進行深度監聽。在斯諾登接觸到「稜鏡計劃」並決定將它曝光之時,已有9家網絡公司巨頭參與到了這個計劃之中,Facebook就位列其中。
 眾所周知,Facebook一直沒有脫離美國政府的勢力範圍,並不斷嘗試與美國政府建立良好的關係。多名主要投資人具有美國情報機構背景,任用多名來自美國政界的人士擔任法務、政策等方面的高管,這些給全球用戶隱私、其他國家安全帶來負面影響。美國政府還非常看重該網站在中東顏色革命、2012伊朗選舉中的作用,並且要求其調整既定的網絡維護時間,為當地的反政府勢力服務,不得不迫使部分國家斷開互聯網或封鎖該網站。對此,英國《衛報》曾刊文認為,「我們必須審視Facebook的崛起。它是一項受到全球化操控的、經過深思熟慮的實驗。」
 斯諾登事件曝光後,本港網民一致譴責美國的做法,再次證明香港市民十分看重公平正義、私隱保護和網絡安全。斯諾登已經離港,事件將逐漸淡去,不妨再仔細琢磨一下Facebook的隱私條款,所有用戶必須同意該網站的數據「被轉送和存儲在美國」。如果網友看到了這一點,內心深處不免再有憂心忡忡的感覺。

外部勢力干預再添鐵證
 中央強調要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作出這樣的判斷是完全準確的。近年,香港反對派發起「五區公投」、「佔領中環」等激進行動,不只是本地個別團體和人士的躁動,而是「裡應外合」的結果,配合美國「重返亞洲、圍遏中國」戰略的行為。
 法律界認為,獲得證據的途徑只有三種:一是找證物;二是找證書;三是找證人。對待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且看人證,有霍德頻繁蒞港「指導」反對派工作;論物證,有黎智英政治獻金案的現金支票;是次,又增加了書證的網絡版。「愛港力」在Facebook網站的群組被剷除,既是一個剝奪言論自由的惡劣先例,也是一美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確鑿的證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