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6月3日 星期一

香港,赤裸裸地玩陰謀與諜戰!!泛政治化下的社運既不高尚也不純情。-中學教師用六四蠱惑青年,趙恩來潛伏田北辰身邊四年

中學老師啟蒙六四
侍候田北辰四年 支聯會玩無間道
香港,赤裸裸地玩陰謀諜戰!!泛政治化下的社運既不高尚也不純情
加上外國力量介入,大家小心自己仍讀中學的子女。
--------------------------
【按:以下是高登網內貼出的《壹週刊》1212期內容,未知是否全文。──當然,以下的描述是黎智英系的敘述口吻及角度。對趙恩來之美化、作大與摻假的部份,自行判斷。
讀時,且體會當中反映的──香港凶險!
警察「無間道」是為了滅罪,而趙恩來(表面上)只是為了政黨政治原因及手段一點也不高尚,根本不可以跟警察「無間道」相比。「對聘請他的人不忠不義」絕對是醜惡欺詐,社會不可以非為是!!──政治之外,香港的價值觀及基本道德標準在淪喪。泛政治化下的香港充滿偽善的政客及準政客,心態扭曲,英雄感上腦。
六四,絕對應該直面,讓青少年閱讀雙方材料!避開六四,只會令它抽空內容成了個符號,蠱惑滿腦「英雄感」的無知青年。】


電影《無間道》中,飾演「傻強」的杜汶澤說:「如果有人明明做緊一啲嘢,又心不在焉咁望住其他人做另一啲嘢,佢一定係臥底。」

幸好,支聯會青年組義工趙恩來潛伏新民黨副主席田北辰身邊四年,工作一直全力以赴,沒有一刻心不在焉,更替田二少屢建奇功,就算每年六月四日請假,低調做六四悼念活動的義工,也沒有被識破無間道身份。直至「西環」出手,新民黨及田二少才如夢初醒,阿來去年底終「被辭職」。
現年廿七歲、其貌不揚的阿來是田二少的選舉功臣,更連續三年隨田出席人大會議,廣結北京官員。他臥薪嘗膽,只為了解北京及建制派的選舉部署,再轉告泛民。鼓勵他做無間道的,原來是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
週日,支聯會舉行六四二十四周年紀念遊行,阿來身穿黑衣,手臂扣着「糾察」布帶,在遊行的「龍頭」維持秩序。遊行結束,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接受傳媒採訪,阿來站在他身後齊齊上鏡。這是他加入支聯會十二年來,首次如此高調在鎂光燈下曝光。
過去四年守在田二少身邊,阿來自嘲是一個「吹脹咗嘅波」,因為車出車入食得好。本年初過檔工黨至今,他明顯消瘦,腰圍由三十四吋減至三十一吋,當然人工亦減了大半。上週五,阿來返回中學母校擔任畢業禮嘉賓,他的啟蒙老師、佔領中環「先頭部隊」張銳輝直言曾懷疑阿來是否臥底,「因為佢一直以來都咁投入支聯會,後來佢話去做(田北辰助理),我都有問佢係咪做無間道,定係為錢。」
阿來轉投敵營,源於一個偶然機會,「○八年大學畢業後漁翁撒網搵工,見到 G2000請公共事務行政助理,人工得四位數字,但都試吓。見工時人事部講明做乜嘢,就係老闆(田北辰)想捲土重來,再選立法會。可能因為我做過傳媒,又熟政治,就有 offer俾我。我冇即時應承佢,因為心情好矛盾,咁啱清明節有個支聯會活動見到司徒華,我問佢應唔應該入去做,好記得華叔當時同我講,每一個人喺社會唔同崗位都可以為公義、民主發展出一分力,你咪諗吓入去有咩可以貢獻香港囉。」

潛伏
就是華叔一句話,阿來踏入無間地獄,一做四年。「我嗰時諗,田二少當時係自由黨中常委,算係建制派身邊嘅人,認識吓建制派點操作、啲人係點,都係一件好事。其間我 keep住同華叔接觸,久唔久飲吓茶,亦會講俾佢知中央點睇政改、建制派點協調、選舉有咩部署等。」阿來跟現實版的黃志誠警司見面不用走上商廈天台,但兩人接觸必須保持低調。
田北辰○八年敗選立法會後,身邊智囊作鳥獸散,阿來的出現變成田北辰再戰議會的希望。「我幫佢𢱑咗《信報》、《am730》專欄返嚟,寫吓佢對時事嘅睇法,其實嗰個『田北辰』係我嚟嘅,我幫佢寫咗一年。」阿來承認有私心,經常利用田老闆港區人大代表的身份擦邊球,例如○九年在報章撰文,督促北京維護香港記者內地採訪權利;去年中說服老闆兩度致函人大常委會,要求調查李旺陽事件。阿來這個無間道,間接替田二少博得公眾好感,「我覺得呢啲先係人講嘅說話……有時佢太忙冇時間睇文,我哋寫嘅嘢,可以蒙混過關。」
為田北辰贏得掌聲,阿來晉升至傳訊經理。及後他不單游說田北辰在一○年底「大家樂飯鐘錢」事件後與自由黨割席,營造良心僱主形象,更說服田一一年底參加港台節目《窮富翁大作戰》,為他鋪路加入扶貧委員會。
去年初,阿來轉到田北辰任副主席的新民黨,擔任地區發展經理。前年區議會選舉及去年立法會選舉,田空降荃灣愉景新城及新界西並成功當選,阿來功不可沒。「我同佢講,要贏就要比現任區議員更勤力,結果砌低民主黨區議員,有民主黨高層話我知,新西嗰幾個區議員依家仍然好憎我。」

掙扎
替建制派打工,阿來少不免面對道德上的掙扎,「舊年年初,有鄉下佬搵過田北辰賣票,係立法會嘅『鐵票』,嗰餐飯我都喺度。之後我同佢講,呢個係道德問題,唔可以咁做,算唔算係我說服呢?我唔知,不過佢應該有去舉報。」田北辰宣布參選後,曾公開表示「一口拒絕」賄選,打造廉潔形象。
查實阿來由一○年至一二年亦有隨田北辰到北京出席人大會議,認識不少大陸高官及中間人,他建議田北辰在小組會議中,與領導人談及商界做生意,中間夾雜香港問題、中港矛盾、港人在內地受到不公平對待等等問題。一切部署,不單為田北辰洗去銅臭味,議題亦可乘機摻入公義。
雖然阿來成功取得部分中間人信任,但擅長間諜戰的北京豈會不知阿來的支聯會背景。「一○年我同朋友去上海參觀世博,臨走嗰日有一班國安走去我哋酒店房,大概係同我講『香港的事香港做,在大陸不要做香港的事』,其實佢哋應該跟咗我幾日,以為我做支聯會嘅嘢。」

解脫
轉投工黨後,阿來「咁啱」被安排到田北辰區會選區、荃灣愉景新城做地區工作,擺明「挑機」。
臥底生涯不一定「三年又三年」。擅長間諜戰的北京一直觀察阿來,只有田二少蒙在鼓裡。阿來估計去年中共十八大換屆後,維穩要做得更好,中聯辦遂向新民黨踢爆阿來的真正身份,「舊年十一月尾,新民黨個 CEO打嚟叫我返公司,無故話我管理不善、盤數唔清楚、人事關係唔好。其實都係藉口,我估到發生咩事,咪自己辭職囉。唔夠一個鐘,所有 facebook email都改晒密碼,三個鐘之後連新民黨辦公室門鎖都換埋,我下面嘅幾條𡃁都好無辜咁俾人炒。當晚有港澳辦的人打過俾我,我冇聽電話。」
本週二,記者到立法會向田北辰查詢阿來做無間道一事,他表現平淡,未有露出詫異之情,聲稱阿來因賬目混亂而離開,「佢完全冇講過佢係支聯會,依家我係第一次知。佢做嘢都幾勤力,但幾似我,幾難相處。」
今年一月底,阿來轉投工黨,擔任李卓人議員辦事處社區主任,重見光明。陳永仁做臥底擔驚受怕,受盡委屈,阿來感同身受,「頭一兩年,泛民班朋友唔知頭唔知路,覺得我變節,真係有寃無路訴,唔通同佢哋講我係臥底咩!選舉期間撞到佢哋就最難受,嗰時又擔心俾人踢爆會有咩後果。後來我諗到個藉口,話自己打工為錢囉,唔多唔少都覺得委屈……呢幾年來,只有幾個支聯會嘅知己知我做緊乜,佢哋好口密嘅。」
擔任田北辰的助理,算是高薪厚職。若阿來沒被踢爆無間道身份,有否想過從此替建制派打工?「我一直冇做新民黨黨員,連立會投票我都係投李卓人。田二少出嘅人工好高㗎,等於同齡嘅人做政務主任嘅人工,而且俾錢叫人做嘢就得,點似得依家咁,自己拖住啲物資搭巴士掛 banner?喺佢嗰度做嘢,對我嚟講係成長,好難有個黨咁信任你,俾你揸大旗。不過做建制派好可憐,驚得失阿爺唔知有咩後果,喪失自由意志。好彩佢炒我咋,我覺得原來係一種解脫。」

中學老師啟蒙六四
上週五,阿來(右)返回母校擔任畢業禮嘉賓,與啟蒙老師張銳輝(左)及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廷(中)談笑風生。
阿來投身支聯會,力撐香港及中國民主發展,一切因張銳輝而起,「佢每一年都喺學校搞六四活動,又帶學生去六四集會。○一年我第一次參加六四遊行同燭光集會,加入支聯會新成立嘅青年組。我哋一班後生仔女成日走埋一齊討論時事,包括周澄、丘文俊(沙田區議員)等。如果冇張銳輝,我可能唔會踏上呢條路。」

六四事件引發阿來思考社會公義,往後他當上中學學生會主席參與校政更在城市大學修讀政策及行政學士學位,及到美國當交流生,選修社會運動、國際政治經濟學等,在知識層面追求民主,連大學論文都以「共產黨的政治合法性」為題,探討中共為何至今仍未崩潰瓦解。與此同時,他在 now電視台兼職節目助理,參與時事節目《大鳴大放》的製作,與當時上司湛國揚討論政情,獲益不少。阿來積極裝備自己,難怪潛伏田北辰身邊四年,可以瞞天過海。


【批註:六四前(注意,是「前」),被不明身份的暴民殺死的軍人,又有誰為他們悼念?!六四之前的北京城,究竟發生了甚麼?】

1 則留言:

  1. 回到泛民一樣要驚得失"阿爺",只是變成西方黑金金主而已啦。真的以為民主派真的民主?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