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5月26日 星期日

“口号政治”是中国政改的大害 文 扬

有啟發。所剖者適用於香港。
──────────────
口号政治是中国政改的大害               文 扬

中国的政论界一向不缺热点,不缺话题。前几年关于普世价值的讨论很热,去年的热点转向了制度革命,今年看来轮到宪法宪政了。
这么多年了,也能看出其中的规律:只要是西方有而中国没有(或被认为没有)的东西,早晚会被挑出来当作热点话题议论一番。也许是因为自由民主人权老三篇实在翻不出新花样了,近年来的热点转向了外围观念,如革命,如宪政
据报道,宪政问题讨论甫始,就有一派及时表态说宪政是必须回答的现实政治问题。言者凛凛然,听者昏昏然,这话怎么理解呢?换个主语,比如德政、仁政、良政,又何尝不是必须回答的现实政治问题呢?再扩大地说,自由、民主、人权、平等、进步…又有哪一个不需要必须回答呢?
既然并没有一个由浅入深展开讨论的进程,也没有一个逐一解决主要问题的安排,这个必须回答的根据到底从何而来呢?
显见,用这种句式挑起问题的先生们,其实并不在意问题的内容,并不是真要讨论宪政理论。这个原本普普通通、也一直都在学术界认真研究的学理概念,之所以突然脱颖而出,成为当前一个压倒一切的必须回答的现实政治问题其实无非是因为这个概念也属于西方有而中国没有(或被认为没有)的一个东西,可以用来与全盘西化这个念念不忘的大业联系起来,也可以用来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
说来说去,他们还是更看重这些概念的口号意义。西方穿西服、使刀叉,中国着唐装,用筷子,所以穿西服和使刀叉就一定是必须回答的现实政治问题,着唐装和用筷子就都不是。无非就是如此。
向西方学习本身不是问题,吸收西方文明优秀成果更不是问题,甚至逐渐与西方政治接轨都不是问题,但是,这样一种只要口号不要学理、只要挑战不要讨论的口号政治,就是问题,很大的问题!
刘小枫教授在上个月凤凰网读书会的讲座上也特别提到了这个问题,他强调说,要理解政治问题必须要摆脱简单的口号。
刘教授说到了要害。表面上看,口号政治似乎没有大错,无非是慷慨激昂了一些,浪漫主义了一些,言简意赅了一些,但其实没那么简单。
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分两种情况,一是因为无知,二是出于故意。如果仅仅因为无知,倒还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中国人善于学习,中国的学界一直很努力,中国的民众也日益觉悟,假以时日,总会逐步认识到问题的复杂性,建立起对问题的深入理解,并最终找到解决办法。
但如果是出于故意,性质就不同了。就是说有人在故意阻止人们去深入理解复杂的政治问题,故意让这些问题长期停留在虚假的表象上,以使之成为随取随用的战斗武器。
以自由这个老概念为例,如果当作一个学理问题静下心来深入探讨,建立起这样的共识并不难:自由大体上可以分为政治自由和经济自由,两者之间有先后问题,有谁决定谁的问题。从西方历史上看,从来都是经济自由在先,经济自由决定政治自由。中国也没道理不遵从这一规律,也应注意避免泛政治化倾向,循序渐进扩大公民自由。
凭中国国民的受教育程度和聪明程度,理解到这个程度绝非难事。但对于有些人来说,这却是他们很不愿意看到的。因为这样一来,自由这个问题就等于是暂时得到解决了,不再具有一呼百应的旗帜效应和一鸣惊人的炸弹效应了,对自由战士们来说,武器库中的主要武器没有了。
故意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口号化,要害就在这里。学理只是包装,武器才是价值,讨论只是掩护,战斗才是目的。只有将所有复杂的政治问题统统变成口号,才能把政坛变成战场,把政论变成战争,才能最大限度地动员人民大众卷入政治,把真正致力于探讨和解决问题的学者们关进书斋里,把广场上那个登高一呼的位置让出来留给战士们。
此处不便明说的潜台词是:当年的革命党就是靠这个绝招取得胜利的。   
中国的问题就是这样。我和寒竹说过,天天拿西方伪经济学概念往中国现实上套的伪经济学家,恰恰是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现在也可以说,天天拿西方政治概念当口号用的伪政论者,也恰恰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阻力。
宪法和宪政的问题又热起来了。多一些人参与讨论不是坏事,通过讨论把问题厘清更是好事,但如果又被口号政治派劫持,再次成为一场原地转圈的闹剧,那就是祸害,对于中国政改进程,只会起到阻碍和破坏作用,没有好处。
对官方来说,应对民间口号政治的唯一办法就是戒严性质的维稳政治,广场上越是众口嚣嚣、气势汹汹,城楼上越是如临大敌、森严戒备。三十多年了,中国政改走不出这一解不开的恶性对峙,实为中国一大不幸。▊
2013524

http://www.guancha.cn/wen-yang/2013_05_24_146848.s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