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港澳游回来可怕的后遗症

有「不完完全全是老百姓」是一回事,普遍存在的問題仍得面對。
下文為網文,不妨抱開放的心態一讀。
───────────────────
五月听雨
港澳游回来可怕的后遗症
2013-05-04 01:58:24

港澳游回来,老妈老爸似乎得了后遗症。
昨天中午老姐请我们去喝海鲜粥,刚把车停稳,老妈一个箭步就窜了出去,认认真真的在一群人身后排队。我走过去问她干嘛呢。老妈说排队吃饭啊。结果把我们逗得哭笑不得,我说你以为这还是在香港啊,人家这是在排队买快餐盒饭的,咱们吃饭的地方在隔壁呢。
这是老妈的一个非正常表现,老爸的症状体现的比较晚。今天上午老妈老姐母女俩要去逛超市,出门前老爸说了一句听着很熟悉的话:“你们俩早点回来,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一想,这不是前两天导游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吗。看来老两口这趟港澳游回来受益匪浅,取了不少真经回来啊。
接下来让我继续痛诉港澳游血泪史!

到香港第一天我就遇到了特区罕见的低温,摄氏四度,天空中还飘着小雨。到港前我获取的所有天气信息都是香港又潮又热,所以我是黄鼠狼赶集——里里外外一张皮,我也就打算一件短袖T恤游港澳。
没想到导游第一站就把我们拉到了风大温度低的海洋公园,一下车就把我冻得下牙床直磕上牙床,队里一位河北大姐,可能是过于激动,在海洋公园门口把鼻子摔破了。大家搀着她找地方休息和处理伤口。这时根本见不到导游的身影,不过这位大姐真的很坚强,等我坐缆车到达山顶时,人家顶着个烂鼻子又出现了。
 第二天我见到她鼻子上抹着白色的东西,我就问她:“大姐,你抹牙膏了?”大姐说:“不是牙膏,是烫伤膏。”我说您这可是摔伤啊。大姐说效果挺好。我一惊,这哪有拉肚子吃感冒药的?
游客所发生的一切,只要和购物无关,导游们都会视而不见,因为他(她)们最关心的不是你的身体,而是你的钱包。
香港的导游和商场的导购在游客买东西前和买东西后的态度判若两人。
买东西前导游把香港的商品吹的跟伟哥一样,倘若游客不买或买的少,导游的脸就拉得比驴脸还要长。导购也是,在我老妈买东西前一口一个“姐姐”,叫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女人在占我的便宜。等老妈把钱交了之后,有问题要问她,她马上就改口说:“阿姨,别急,等一下。”
香港购物店里的导购不知每天都吃的是啥好东西,嘴巴甜的能蜜死人。

我亲眼看见珠宝店的导购亲切的叫一个长得像榴莲一样的男人“帅哥”,还把项链在那个男人的黑脖子上比划来比划去。我靠,这个“榴莲男”要是敢把这串项链戴回他们村子,肯定会被公安抓起来,因为这项链看上去来路太不明了。
在星光大道上我只拍了张柏芝的手印,大家都知道这双手抓过不少东西,可是香港的导游很专一,只抓一样东西,那就是大陆游客的钱!
根据针对大陆游客的指导方针,香港的商场大部分都没有可以休息的椅凳(最起码我去的没有),因为一旦可以坐下休息,就不会有人围着商场的柜台转了。我相信到港澳游玩的男同胞们,把近五年没有转商场的空缺全部补齐了。
老爸这次充分发挥了老军人的优良传统,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只是把我和老妈看的心疼。老爸自己还说:“当过兵的还怕受这么点罪!”
我觉得在香港导游的道德观里,没有尊老爱幼这一说,他们只认钱,只关心你买了多少东西,她能赚多少钱。这难道真的是社会的压力?还是港澳旅游市场衍生出来的怪胎?
 话说回来,参加港澳游的大陆游客其中一部分人素质也不是很高,插队、不讲卫生、大声喧哗、胡搅蛮缠等等,其中我最讨厌看到的两起丢人现眼的事情,竟然是发生在我们陕西游客身上。虽说我们是乡党,但我还是用最难听的家乡话咒骂了他们。
你要是觉得你家乡好,可以不用出来,既然出来了,就要遵守当地的规矩,千万别把无耻当光荣,因为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你个人和你爸你妈,而是整个大陆。
换个角度,香港导游也应该开动满是铜臭的脑袋想一想,内地同胞不是吃饱了撑钱没处花,非得扎堆、挤热闹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扔到你们这个弹丸之地。一旦你们这些不讲仁义道德的导游们坏了规矩,真的把大陆同胞惹急了,我们不去或者少去行不行?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两岸三地本是一家人,希望你们下手的时候轻一点,因为大陆同胞也怕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