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誅殺TSA 民粹新戰線》元亨利--難得好文!!是非曲直就是力量。句句有力,拳拳到肉。

難得好文!!是非曲直就是力量句句有力,拳拳到肉。
藝(偽)人影響力大,說話卻不用負責任?
期待教育界有良心人士發聲。
────────────────
誅殺TSA 民粹新戰線
元亨利
20151130 18:00

早已說過,佔中帶給香港的禍害,不單是一場損害法治的暴動,還是散播民粹的超級病毒。
最新的例子是TSA。在泛民政客和黃媒的催谷下,「TSA害苦小學生」、「取消TSA」……已經成為香港最新的政治正確。就像文革一樣,不斷的政治運動衍生出不斷的政治正確,反智但當局者迷,社會只有不斷的空轉。
危言聳聽?昨天,黃之鋒說:「教育局係咪想迫到小學生都搞學運?」何韻詩更上綱上線:「政府到底要逼死誰?」

黃色政治要逼死香港
政府沒有要逼死誰,只是黃色的政治要逼死香港矣!鉛水事件搞不起,港大變成爛攤子,翻炒起TSA既廉價又最能挑動民意,國教事件的翻版,政府一跪低,他們又打鑼打鼓。
如果問,TSA有沒有改善空間?可不可以取消?答案是當然有和當然可以。世上有海枯石爛的愛,但不會有永恆不變的政策,這是常理,不用思考。問題只是,如果次次都要搞菲律賓式的「人民革命」,那還要民主制度來幹啥?
香港的政治正在面對這樣的困局。
不過,都不得不佩服泛民,他們搞煽情的政治戲確有一手,建制派望塵莫及,怪不得黃秋生會是影帝。

催淚控訴 妖魔化TSA
昨天,立法會公聽會上那個七情上面的女家長代孩子哭訴:「我出生嘅意義係乜嘢?係咪就係做功課?」夠不夠「催淚」?還不夠?不怕,還有兩個天真無邪的小三生,保證將TSA徹底妖魔化。
然而,取消TSA,這兩個小三生就可以從此學習輕鬆,大把時間去玩?學鄧伯伯的一句名言:「我看沒有自我安慰的理由!」
學校多功課、課堂多操練、考試為本、讀書機器、高分低能……萬惡都只因TSA?怪獸家長和社會風氣一點責任都沒有?取消了TSA,一切就能萬事大吉?
昨晚,下午才出席完立法會的姓洪小三生,回家後其父母不是讓他休息,而是第一時間要他繼續做功課,然後又第一時間透過那份曾經是「公信力第一」黃媒報紙,發放「回家即做功課」的煽情相!
這算不算是怪獸家長?這根本就是虐兒!還敢沾沾自喜,慌死無人知,真是苛教猛於虎。

已成國教事件翻版
其實,優化、調整、或取消TSA只要以學生利益為依歸,不靠政治口號,不要以什麼「馬上、立刻照我意思辦,否則我就xxx」,以香港成熟的制度,完全可以按機制自我調節。
再者,就算今日推倒TSA,但學習總得也要有評核機制。今日一句不喜歡,隨便把TSA推倒,那明日一句學生壓力大,是否也可以把DSE取消?
香港現在面對的最大困境,正是這種為反而反、不擇手段的民粹主義泛濫,佔中釋放了這種高破壞性的病毒,而泛民正是其宿主。
港大久攻不下,民粹轉攻TSATSA已經是國教事件的翻版,泛民見獵心喜,不見血不收手。而社會準備再次向民粹跪低嗎?反對派四年前國教一役得手後有否就此罷手使社會回復安寧?還是變本加厲?這次若又向黃色民粹再次跪低,那下次又要再跪什麼?噓國歌或港獨?一國兩制還要繼續跪到幾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