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8月31日 星期一

獨佔公屋 親日仇港 鄰居不勝其擾 「冷血黃徒」身份大揭露 Cheung Ray是九巴車長

當張文寶已經是個準危險人物,起他的底,有必須!!
HKG報發現了很多謎團,是個值得關注的個案!
網絡世界如水,載舟覆舟的力量是一體兩面。
────────────
獨佔公屋 親日仇港 鄰居不勝其擾 「冷血黃徒」身份大揭露 Cheung Ray是九巴車長

HKG調查】冷血黃徒Cheung Ray日前在網上向曼谷爆炸中不幸慘死的十九歳少女陳詠釿(其母為前警務人員)放出「抵死」言論,事件激起港人共憤!HKG820日的起底報道(可按此重溫)刊出後,即有大量網民提供資料,指其真身原是「城大學生張文寶」。
HKG報記者追查之下,發現Cheung Ray 和張文寶極可能是同一人。他年齡大約三十出頭,現職九巴車長,獨居天水圍一個公屋單位,政治立場親日仇港,除了與熱血公民、城邦派有聯繫外,更與港獨組織「香港人連線」有密切關連。全職司機不可能是城大學生,究竟他是否曾在城大讀書,還是故放煙幕?如果真的是大學畢業生,為何會成為巴士司機?仍是一個不解之謎。
 為了揭開冷血黃徒的神秒面紗,本報記者前往張位於天水圍天晴邨晴滿樓的住所採訪。深夜十二點多,身穿九巴制服的張文寶下班回家,在樓下守候的記者禮貌地表露身分,並在六尺外問他為何對曼谷恐襲死者陳詠釿作出冷血攻擊?面對詢問,他馬上表現得驚慌失措,躲進電梯大堂,並且左閃右避,先是跑上樓梯,然後又逃回電梯大堂,不斷對記者說「我不認識你,我要報警!」,似乎忘記了自己的仇警立場。他更要求管理員給他電話報警,被管理員反問如要報警,為何不用自己手機?最後管理員拿出電話,他拿起又放下,一再閃躲,最後跑進電梯而去!
早前記者登上他居住的單位,多次按門鐘,但沒人回應。其門外裝設也是異於常人:大門深鎖,門鐘上及鐵閘外皆貼著「如非郵差或速遞、請勿按鐘拍門,否則恕不應門」的字條,當中「應」字還故意寫成日文的「応」。最特別的是,張門外還裝了兩個向外的閉路鏡頭,左鄰右里在公用走廊出入,極有可能全被攝錄。不知道這「設備」有沒有違反房署規例?而他為何可以獨佔一個公屋單位呢?是用單身人士名義申請還是利用其他手法上樓?何時申請?是否合規格?我們已向房署提問,目前有待署方跟進。
記者也曾訪問同層多位住戶,皆說張性格乖僻、神出鬼沒,有鄰居入住多年仍未見過他一面,而「有緣識荊」的鄰居幾乎都有「不愉快經歷」。尤其是每逢下雨天,張文寶都會在門外懸掛雨傘,並貼出告示,上面寫著「攞我把遮,全家不得好死」的恐嚇字眼。今年初,張又在門外擺放「一袋二袋」大型垃圾,嚴重阻礙鄰居出入,儘管管理公司多次勸誡也不為所動,直至警方介入才肯清理。
奇怪的是,如此孤僻「內向」的一個人,去年佔中期間卻一反常態,除在Facebook頻頻貼出現場照片「報道」外,還留言為參與者的「團結感動到喊」,一時在金鐘,一時跑去旺角,十分活躍,並揚言要「逼到警察痴缐,我地先贏」、「向西方洽購槍械」等。而在此前的2014年七一遊行,張文寶所屬的「香港靖國神社崇敬奉贊會」高舉日本國旗上街,與其他舉龍獅旗的港獨組織相映成趣。
事實上,Cheung Ray (張文寶)經常在網上發表醜化中國及中國人(他稱為「支那人」)的訊息,是「香港靖國神社崇敬奉贊會」、「殲滅支那大聯盟」的核心人物,曾在網頁揚言「南京大屠殺係虛構的」、「請日台聯軍攻佔香港!殺光香港人!」等激進且令人難以理解的言論。這樣一個仇視中國、仇視香港人的狂徒,是不是精神有問題?還是潛藏社會的危險人物?作為巴士車長,他的所為是否會令乘客擔心?為了乘客安全至上,不知道九巴有何對應?這個問題,有待九巴回應!

歡迎九巴與房屋署解答以上問題,釋除公眾憂慮。也歡迎大家提供更多關於冷血黃徒Cheung Ray的資料,讓我們繼續跟進,調查報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