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彭泓基:與程翔兄再論「正義」——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程翔有私心。將個人的不順遂,轉為對自己國家的攻訐。打着「正義」的旗號做最醜惡的事。

程翔有私心。將個人的不順遂,轉為對自國家的攻訐。
打着「正義」的旗號做最醜惡的事。

2015825日 星期二 10:38AM
彭泓基:與程翔兄再論「正義」——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毫無理性的政治標籤
821日《明報》程翔兄以〈倡正義、救港大——回彭泓基兄〉,匆匆閱畢,百感交集,不禁仰天長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回想年前程翔兄不幸鋃鐺入獄,相識多年,衷心欽佩他的「忠肝義膽」,是一位致志堅持自己信念的「民主鬥士」。當時我是「程翔關注組」的成員,大家為了正義,四處奔走,努力營救,終脫囹圄。然而,昔日情懷不再,「佔中」以後,為不同政見,父子親朋,可以極度撕裂。若以香港今天的二元價值觀來批判,我可能早已被標籤為「黃絲帶」!
我從來跟中共無緣。多年的中西文化學養與歷練,使我對政治了解日深,多少人打着「正義」之旗,為了權力與名利,可以埋沒良心、不擇手段,因而深惡痛絕。當我尚在猶豫是否應當「支持十大院長聲明校友組」的發言人時,老師與親朋,皆勸喻我不要蹚這回渾水,何必把一世英明,斷喪於無理性的政治鬥爭中?思索良久,目睹人們思想混淆、顛倒是非,尤其是學弟們過分的行為、校友間撕裂,甚至不惜化友為敵!終耐不住良心的呼喚:讀聖賢書所學何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而已矣!本着「正其義而不謀其利,明其道而不計其功」,從恬靜悠閒,復歸戎馬。

認同中共介入港大及政治審查?
在詭辯中,常用的一種手法就是把對方標籤,在「文革」中稱為「扣帽子」,然後肆意攻擊。程兄文中指我「中共公然介入港大校務……這樣做沒有不妥」、「認同政治審查」、「程翔的文章令彭兄震怒」,明理人細看拙文,皆知「莫須有」!我們的聲明,開宗明義就表示「希望扶助母校,擺脫政治漩渦」。所謂政治,就是包括一切左中右的勢力,當然包括所謂的「建制派」或其他勢力,並非只針對所謂「泛民」。所謂「漩渦」,包括了「728」的負面影響,及引起的一切後遺症。我們強調的是「維護學術自由、院校自決,要求校內外認識尊重這些原則,反對粗暴擾亂大學的正常運作」!對程翔兄,我絕無「震怒」,只是苦口婆心地,想理性交流,希望他能擴闊胸襟,多點同理心。
我是管理學教授,亦曾是成功的創業者,很明白一個專業管理者,必須不偏不倚、全心全意,為該企業作出明智的決策,才能達至有效管治。我希望一切有關的港大高層管理人員,都能依照2009年由John Niland所撰寫的顧問報告:「無論如何委任及來自何方,委員們皆應以信託人的身分出任,而非代表原來機構的利益。」換句話說,就是身為校委會委員,皆應以港大的利益與長遠發展為依歸,不帶任何偏私。這是最基本的有效管理原則。
.陳文敏教授的升遷
文中有指摘我「一口咬定我們只為陳文敏一人的升遷而干擾校政」。此亦為「莫須有」。我只強調凡具有高層管理經驗的,都知道每一個重要的決策,都是錯綜複雜,尤其是當出現「多難境况」時,更不易取捨,局外人難以全盤了解。陳教授是否當選,香港大學仍是香港大學。局外人何必指指點點?我不認識陳教授,絕對沒有偏見,那是校委會及物色委員會的職責。
728學生衝擊校委會
很多人不滿,卻沒有責備學生。在拙文〈與程翔論「明德格物」〉中已詳述,姑勿論是否違法,此舉已明顯地缺乏愛心和尊重,違反「仁」與「禮」的基本做人原則。舉個例,若我不喜歡一個人,是否可以隨意打他、罵他?是否應有較文明的方式去解決紛爭?我們都很痛愛年輕人,他們是未來社會的棟樑,但慈母出敗兒,要培育精英成才,必須適度,不能枉縱,無法無天。
.對「顯性」暴力義憤填膺,而對「隱性」暴力卻噤若寒蟬
每個人所感受到的「隱性暴力」都會不同,但有形的「暴力」則是顯而易見的,因此才有清晰的法律規條,避免人們受到傷害。若當時學生因「隱性暴力」而義憤填膺,為什麼別人感受不到?這應牽涉到切身利害與廣傳認知的問題。
學生們還年輕,很理解他們的赤子之心與追求理想的熱誠,但一切行為,都應有是非對錯的準則,不能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顯性「暴力」若不予譴責,情理法皆不合。
.不敢面對中共及香港官方機構干預校園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政治,許多時是打着「正義」的旗號的權力較量,旗下隱藏着多少人性的醜惡?香港是一個國際都市,多年以來,早已是各方勢力干預和滲透的重點。關鍵是時移世易、勢力此消彼長而已。無論你是否喜歡,這是最自然的現象。回歸以來,香港就像換了老闆,一切自然不一樣, 一朝天子一朝臣,改朝換代,這是歷史常識。 還記得晚清時,眾秀才跪在故宮前,請求重開科舉?50年不變只是一個原則,香港真的會跟從前一樣嗎?智者當與時並進,迎向未來。
.關於「正義」的爭論
在公眾媒體討論哲學問題,那是沒有結果的。我只想點出,所謂正義,要找出絕對標準不易,是以必須考慮實况和後果,同時應有容人之量,多聽別人的理據,不要自以為是。中西文化差異極大,單看中華文化重人倫,與西方重人權的價值觀,已爭論不已。我們應選哪個立場?是否應考慮適合香港的情况?先釐清原則、辨明是非,再論行動。若正義的定義與是非尚未分清,就妄然定出不義,是否有值得商榷之處?對於真正的不義,例如日本侵華,屠殺千萬中國人,那是沒有任何異議的不義,我們皆應致力堅持抗爭!「正義之士」,為何不振臂一呼,共同響應?

結語
近代中國,經歷數百年的坎坷。我深信天理循環,物極必反,否極泰來,苦難的中國,困擾的香港,必有燦爛的明天!當各方熙熙攘攘,千方百計去爭取91議會授權票時,我要強調:我們只是想在蒙昧的紛亂中,讓大家能夠聽到不一樣的理性聲音,喚起廣大校友的良知,定出明智的抉擇。在漫天的政治攻勢與污衊下,是非顛倒,我早已箭痕纍纍。幸而堅守理性和道德的原則,方能養護「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浩然之氣,我深信謠言止於智者,真理愈辯愈明。我們只是「為而不爭」、「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夫唯不爭,故無尤」。勝敗名利?虛幻而已!
紙短情長,言不盡意,熱切祈盼,與兄攜手,一起「救救港大」!無論誰對誰錯,一切紛爭,必成過去。是非自有公論,兄弟鬩牆,骨肉相殘,徒添笑柄。我倆已是耆老之年,快將復歸故土,屆時,但願我倆皆能雙雙在天堂上再相遇,促膝談心。走筆至此,已潸然下淚,不能自已,這是最後的交流,不欲再糾纏於這茶杯裏的風波。願主佑港大、天佑香港 !但願吾兄切記保重為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