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應有更多人指出--香港現時存在的是《不講誠信的民主、不承擔責任的民意》!!

《不講誠信的民主、不承擔責任的民意》余非
2014-06-25 16:32:30|來源:大公網

   舉目四望,發生於近幾年又印象深刻的公投,除2014316日克里米亞公投入俄外,就是破產國家冰島201036日的公投。200912月,冰島國會通過法案以公帑補償因Icesave銀行破產而蒙受損失的外國(英國和荷蘭)存戶。用人民血汗為經營不善的銀行埋單(需時8年、每人每月約千多港元)、受益者又非本國人,立即引爆民憤,逼使冰島用公投來徵集民意。經三個月準備,公投在201036日「當天(一天)」舉行,晚上便有結果。超過93%選民反對用公帑補償銀行帳目。

肆無忌憚玩弄數字遊戲
   公投的意義,是為政府內部爭持不下、也沒人敢作主的議題交全民表決,讓全民「公道」地做個判斷,然後少數服從多數。公投也好,一般普通選舉也好,都如冰島、克里米亞般,簡單直接在「一天」內進行「並完成」。一天之內「不受影響」各自投票,是公投或一般政治選舉的大前提。世界各地不少政治選舉,甚至把投票當天設為寧靜日,禁止拉票。「一天內完成投票」是讓影響投票意願的元素減至最低,讓結果相對公允。有人利用票站調查打告急牌,就是影響結果的手段之一。「一天內完成投票」有客觀需要。
   回頭看香港佔中運動的其中一環「622公投」。一直不關心這場鬧劇,心想忍一天便過去。說忍,是為了催票,明知傳媒會轟炸式宣傳,也明知歪理與謊言會充斥。可是,忽然由202122變到232425……甚至29?
   「622民間政改方案公投」不是一天過的原因,「佔中」主辦方說:投票前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電子公投平台遭「大規模黑客連番攻擊」,網站幾乎癱瘓。另外,壹傳媒稱22日淩晨開始遭受大規模網絡攻擊,港台兩地《蘋果日報》網站不能正常運作。立法會議員塗謹申認為,攻擊級數史無前例,香港作為金融中心須保持資訊流通,有學術及傳媒機構被攻擊並非等閑事,促港府及中央政府正視。而為了「無懼黑客攻擊」,「和平佔中」將政改公投延長至629日(周日)。於是所謂的公投,忽然由日變為周。改為一周,表示「佔中」及反對派有時間煽動情緒、發酵謊言。而投出來的數字,肯定是「有時間」相互影響、牽動下的、具「群眾壓力」效應的數字。
   622-629」公投周有兩大創舉:其一,投票人身份,主辦方不負責核實;其二,傳媒及野心家有足夠時間「共同參與、互相煽動」。
   傳媒治港、禍港十多年,傳媒炒作已慣見。此次值得一談,是「誘導民意」的傳媒,已不限於政治及中港政情版,連財經媒體也加入。

「有線8台」主持的政客嘴臉
   早在620日,香港有線財經8台已用Money Cafe讓佔中發起人之一錢志健用節目時間來拉票。2014623日星期一,也是宣布延長投票日的第二天,為催谷仇恨中共的意識及情緒,有線財經8台又用Money Cafe半小時一集的節目討論黑客,暗示龐大的黑客入侵來自中國大陸。這一集的嘉賓主持是壹傳媒社論寫手李兆富。李兆富長駐有線財經8台,加上羅尚沛之流的嘉賓主持,以及財經8台九成男女主播,這群人多年來表面上是財經人、傾銷的卻是反中政治,也一直是外國大行報告的傳聲筒,不知魚肉了多少股民。
   《蘋果日報》跟美國鷹派的關係已一再被揭發。五月,美國前國防部部長、也是伊拉克戰爭的推手Paul Wolfowit密會黎智英及「泛民」主力。如《蘋果日報》般的傳媒發動佔中攻勢是意料之中;有趣及意味深長的是有線電視財經8台也來做反中反回歸的中堅。如果認為金融業是香港獨秀的一「枝」,也是仍可傲視中國大陸的一個環節,則已看了三年的有線財經8台的水平,絕對反映香港連這一「枝」也敗絮其中。滬港股市半年後向互聯互通方向發展,以有線8台為例,已有不少主播(如顧芷筠)乃至主管(如黃國禧)在鏡頭前明言對A股一竅不通,言語間充滿不屑。香港的處境有多危險,爛到財經一環大概是個壞徵兆。佔中攻勢於傳媒已不只是政情版及中國版的事兒了,已「玩」到財經、有線財經8台去。香港,還有什麼優勢?
   至於另一「傲枝」法治,早便在立法會被打砸後無一人需負刑責、闖駐港解放軍軍營可以緩刑等事上蕩然無存!(官說只是20秒。殊不知20秒可以投個手榴彈)。

   「622-629公投」的數字根本不值得執著——一開始它就不是一場講誠信的民主兒戲,既不負責核實身份,還說要車載偏遠的老人家出來投票——於過去各場選舉中,傳媒不是認為這類行為形同賄選嗎?
   「622-629公投」要的是過程,不是結果。被拖成一星期的怪異公投本質上是一場反中反港「運動」,旨在於過程中發酵負面情緒,孕育謊言,蠱惑人心。
   說到「蠱惑人心」,人心與民意究竟有多可貴、多負責任?人心容易被蠱惑嗎?且以「黑客入侵」來解蠱。
   2012年特首選舉前,「泛民」同樣安排了個323民間全民投票(323-24 Civil Referendum),讓全民對梁振英、唐英年、何俊仁進行全民投票。這投票亦同樣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主持,聲稱結果供選委參考,也示範電子投票制度如何進行。
   在正式開放投票當天早上約七時,該投票係統即遭黑客以每秒100萬次點擊進行攻擊,係統全日癱瘓。有報道說在技術人員搶修係統時發現證據證明黑客來自中國大陸。「泛民」的特首熱門餘若薇還立即指這是中國政府策劃的,盡管當時已有報道說係統早便封鎖外地網址進入係統,故相信攻擊來自本地。係統遭入侵後,投票改由人手運作及以紙張投票,並將投票日延長至324日──是不是似曾相識呢?
   香港大學於24日投票第二日下午向香港警方報案,稱懷疑網站在321日及323日遭未知來歷的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經香港商業罪案調查科的調查後,於同日晚上在九龍及新界以涉嫌「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罪名拘捕一名二十八歲香港男子陳倬賢。其後陳倬賢以企圖損壞屬於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電腦為入罪事實,被起訴一項企圖刑事損壞罪。
   港大的電腦係統上次就是被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今次報稱也是。上次說是什麼史無前例,結果隻被查出隻有一名IT文員作案。餘大狀未審先判說是中央策劃,事後無人追究她說「大」話。「史無前例」的攻擊說,也無傳媒跟進澄清,幾乎連審訊結果也無媒體報道。

「黑客」鬧劇一再重複上演
   「泛民」及「佔中」此次是重施故技,是把「有記憶」的人當白癡?可惜,原來橋不怕舊,最緊要受。此次70萬人投票,到底當中有多少人不知就裏?多少人甘心作羊牯?多少人因為民主而接受不講誠信、不求嚴謹(核實身份的問題)?至於「佔中」運動用一層又一層的「篩選」機制、去反特首選舉存在「篩選」機制,這連道理也說不通的運動前提,參與者又有多少人是明白及認同的呢?是擺明接受雙重標準?所謂民意,究竟有多值得尊重?如何才值得尊重?
   最近和朋友說起兩年前的反「國教」事件,身邊有不少青年俊彥、行政人員都穿過黑衣,打過X字手勢。事隔兩年,閑聊中問當日為何參加,絕大部分人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是當時的潮流!或說有孩子讀中學怕被洗腦。再問孩子每星期上十多小時英文課也說不出流利英語,緣何一星期才兩三個小時的一門課卻可以洗腦?至於認為學生在升國旗、唱國歌時應該感動之說有問題,有什麼問題呢?你看世界杯比賽前唱國歌,無論是意大利的巴神,巴西的尼馬,還有烏拉圭的牙擦蘇,哪個不是唱到七情上面的?連觀眾也唱得力竭聲嘶。那是國家洗腦成功,還是足球洗腦成功!

   環顧近年發生的身邊事,絕大多數予人是非不分之嘆。香港有無厘頭的、預先張揚會搞事卻標籤自己「和平」的佔中行動;有不遷不拆不妥協的反東北發展。至於台灣,有打砸不負刑責的「太陽花運動」,以及起完才反、自己起自己反的「核四」事件。遠一點的世界,有軍事政變上台、判一千幾百人死刑的「民主埃及」、內耗氣絕的泰國、無人沾手的伊拉克。天下不太平,溫室中長大,打砸後不負刑責還要警方道歉的港人,何時才會得醒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