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6月23日 星期一

此文清晰、重要,請花時間細看!通識教師談「東北發展計劃」時,不可略過此文!!

此文清晰重要,請花時間細看!
通識教師談東北發展計劃時,不可略過此文!!
歡迎四傳!!!香港有太多議題是在不清不楚中被煽動起來。
──────────────────
Omena K香港小清新的“本土主义”
2014-06-21 08:45:11

近日,央视新闻罕有地播放了香港一些激进分子冲击立法会的片段。这场发生在核心商业区的事件,和深圳一河之隔的新界东北荒地与农田之上的大规模运动直接相关。
“新界”即1898年英国迫使清廷签署《展拓香港界址专条》而租借到手的大片乡郊土地。新界在百余年以来一直发展,但很多地方仍有传统乡村和菜田。数年前,鉴于香港的住房需求越来越紧迫,政府提出了新界东北的开发方案,并展开了公众咨询。
计划涉及回收乡民农地,然后,就像每一个发达城市一样,小清新总是夹着环保、传统、邻舍关系、故地浓情等等理由来抗争,在各种媒体上向政府开火。这本也不是问题,只要把道理说清楚,大家总有个斡旋和妥协的空间。

下面是一些争论的理据,没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跳过。

反对组织质疑新界东北计划中只有6%是公共房屋用地,又指政府闲置土地达4,000公顷,有地不用却去欺负新界乡民。唯图中右下角,有理性朋友指出只有1/3适合建房,能够合理发展的更少。

又有朋友指出4,000公顷等于半个香港岛,如果这样大片的“闲置官地”全是平地可供发展,既不合逻辑也不符常识。


对“只有6%公共房屋土地”的指控,两位区议员、前立法会议员潘佩璆、以及很多网友都在我脸书贴子上吐槽。
────────────
陆:住房地多就指责就业机会少、公共设施少;住房地少,又指责说没帮助。
陈:按他们的逻辑,历史上只有九龙寨城达标。
潘:全无逻辑可言,驳无可驳。
────────────────

九龙寨城

所以这一仗,小清新明显理据不足,败下阵来。要知道,在社交网络中亲政府阵营是绝对弱势,但从图中可见“发展局”的贴子分享数(截至2014619日)却与上述反对者的不相伯仲,诚属难得,反映出多数民意是支持计划的,至少在理据上是站在政府立场的。
5.jpg
发展局给出实际数据的贴子

所谓说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这是一场现代西方社会那种常见的“环保vs发展”博弈,小清新既已理亏,接下来就该进入媒体“眼泪攻势”阶段了。可以想象,一些原居民会被邀请出来痛陈家史,歌颂绿色田园、归去来兮的清寂生活。
那么,这场运动中的“原居民”又是怎么回事?
6.jpg
卓佳佳
6-下.jpg
一副素颜纯天然面貌登场的“原居民代表”卓佳佳,自然被捧为女神。但近日已被媒体爆出根本不是原居民一直在新市镇将军澳成长;而其“马宝宝社区农场”在2010年成立,那时新界东北发展谘询已经开始了两年。
至于冲击立法会的激进份子,也被证实并非原居民,而是以土地联盟、左翼21、青年重夺未来、香港人优先、古洞北发展、学联这六个激进青年团体为主、在全城范围内集结的力量。这些青年都有强烈“本土主义”倾向,其中“香港人优先”更是明目张胆庆祝《南京条约》、感谢日本侵华、唱蝗虫歌的那一伙。

 7.jpg抗议人群
8.jpg冲级指南
本土派网上一份“冲击指南”最后一段,注意“玻璃宜用脚踢……公安不是你的朋友,不用担心在玻璃后的公安的安全”

由这一刻开始,谁都知道这不再是单纯的“小清新vs工业党”较量,不是“少数权利vs多数利益”的取舍,而是一场以环保为名、以反政府并给“占领中环”造势为实的极端运动。如果真的是为了新界乡民利益,他们就不会打破政治底线——瞧他们的旗帜吧:本土、反中、公投自决、夺回主权——当底线失守,一切也再没有好谈的,正如邓小平所说“主权问题没有讨论余地”,结果对谁都没有好处。
9.jpg
抗议海报
10.jpg
反对派抗议海报

其实在一些激进群体脸书上,他们就坦言冲击立法会“不是原居民又如何”,因为在他们心目中,新界东北是抵抗中国的屏障,是实现“香港独立”的壁垒,如果失守,则香港等于“沦陷”。在其幻想中,他们的使命就是站在新界前线,守护香港“命运”,这是所有人的战争,而不独为了原居民那一亩三分地。
无疑,这是与“620公投”和“占中”一气呵成的运动。后者读者们早就熟知,前者则是“占中”的铺垫和引火线,给一些已属违反《基本法》的2017行政长官选举“公民提名”方案安排“公投”,迫使立法会表态;一旦立法会否决则可以引发群众上街。
11.jpg香港大学学生会告香港市民书
12.jpg
“公投”选票

不过“占中”早就失去了一鼓作气的时机,现在动员困难;原来的支持者中有一些也的确只是为了心目中的普选方案,并非故意违宪的,我们要明白香港人普遍没有国家和宪法观念——记得我小时候看到一个金融电视广告,瑞士旗高高插在太平山顶,我看了一下子就不好了,可是从来没听说有谁当一回事——这样的人,等到中央的态度越来越明确才知道危险所在,也就趋向理性探讨。
这两个原因,都使原来的温和参加者流失。相反,2017选举方案的议程势必导致传统爱国反共派和新兴“本土派”对垒,而前者可以加强爱国论述,争取参选,后者却只能走街头路线。故此我一年前就预计,激进“本土派”势必骑劫“占中”。(Omena K:天涯共此时 香港无战事)最近,保安局局长黎栋国质疑“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指其没有能力阻止它演变成暴力冲突,也是出于近似的观察。
然则,这就纯粹是一场“本土派”与境外势力勾结的图谋了?

13.jpg
台独份子支援香港本土派

事情或者不应该这样轻率放过。说起“本土主义”,从蝗虫歌到反自由行,一直有所活动,可是参加者却寥寥无几,为什么就这次以“土地”为名,掀起了这样的风波,甚至能鼓动青年以身犯险,暴力挑战法律?
也许新界东北事件的核心成员是一些政治党派和小资的大学生组织,但如果没有社会上一般青年的相当同情和鼓励,是无法推动这种规模的有组织行动的。这种支持和鼓励,之所以不多见于蝗虫歌,却见于新界东北事件,应该还是因为“土地”因素。街头行动需要以“忿恨”作燃料,而反蝗虫只有嫌恶,唯有“土地”能引发怨恨。
一般鼓励或同情这次运动的青年,或许一开始无意参与“本土主义”,但却必然对贴子上那血红的“6%”触目惊心,如果有人告诉他们,新界东北要成为大陆土豪的豪宅区,那就不用说更加义愤填胸了香港的“地产霸权”已是人所共知的绝症,青年缺乏土地,产业缺乏土地,科研缺乏土地,此二字已经成为最敏感和脆弱的神经,很多青年如同古时的佃农,过着但得糟糠的麻木日子,一旦提起地租,无望的未来就如从天而降的高墙,挡去所有的阳光,堵死了一切出路。
而香港是尚待“去殖民化”的城市,也就是说,新一代还没有普遍建立民族认同和国家观念。所以他们的世界观其实和清朝的辫子民差不多,谁给的好处多就把谁认主子。现在既然有人告诉他们“土地被大陆人和北京养的地产商抢了”,他们自然就恨起中国来,支援这样的“本土主义”旗号。
那么,我们怎样揭穿这样的谎言呢?人们常说,宣传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去占领,于是总想着怎样搞社交网络,建好多好多的群组。他们不知这句话的前提是,那时候我们首先掌握了群众。而现在,所谓建制派连群众都没有掌握,一直在流失。现在主流建制派,谁能、谁敢把基层那种渴望公屋的焦躁心情道出来呢?注意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而是真切的情绪和故事,一看就共鸣的。
14.jpg
个脸书专页很带劲的报导,这才是基层的心声和情绪
一个脸书专页很带劲的报导,这才是基层的心声和情绪。可惜专页本身一看就知欠缺专业管理,观众无几
15.jpg
陆颂雄议员访问中转屋家庭
陆颂雄区议员一年前访问“中转屋”家庭,其中一家六口挤在8平米左右的小窝里。可是这样的专题迄今未有人安排刊载。
陆:所有发展以“公义”之名被拖住,居住环境恶劣的人何时可以上楼?我们的下一代怎么办?无论你们的“理想”多么崇高也好,放人一条路好吗?

以下是一位网友托我转达的一个寮屋家居情况照片。所谓寮屋就是土法搭建的石屋、铁皮屋,多数都是几十年前没有地权偷偷盖的。
16.jpg
该寮屋在“牛池湾乡”,黄大仙的不远处。按网友所言:30多年前建地铁时,人们以为政府会拆迁付补偿金,于是原住民都死活霸房屋;后来不回收了,原住民都搬家,上公共房屋,现在的住民都是后来迁进的。该寮屋是网友父亲的窝。
17.jpg
老旧的铁皮砖屋,地面严重不平
18.jpg凑合着搭建的铁皮天花板,下雨天严重漏水,台风一来——香港台风不少——差点就能给吹飞。
19.jpg地板轻易的就被踩出一个破洞,楼下是另一户人家,就这样凑合着。可以看出这楼板薄得惊人

当香港还有这样的破房子,有这么多急需公共房屋的人,只要一唤起基层的声音,那些存心搞事或不明事理的小资大学生只能抱头鼠窜。然而我们看到的是:所有“反占中”的建制论述几乎都是中环多么的重要,每天要上班的人怎么办,生意佬怎么办,香港损失多少亿。这些,跟基层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但这种关系还是跟基层没关系。
我一年前曾在《大公报》撰文,指“占中”既是要胁,也是指控,指控建制派是资本主义地产霸权的帮凶,因此才在其核心利益所在下手,才构成要胁。当人家在“守护香港”的时候,建制派却在“守护中环”,恰好印证中了反对派的论述。说之以理,动之以情,建制派的基层就是这样流失的,我们的社交网络群组建的再多,也说不出一个完整感人的故事,我们无法建构新一代基层的共鸣,他们也就很难信任我们的数字——这年头,谁还花时间在网上争论数字呢?都是看城头大王旗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事件中钉子户农地才最多28公顷(这是发展局“受影响农地”数字,不都是钉子户),梁振英特首说“不可能不拆不迁”诚是气魄之语,但也把话说死了。我觉得还不如让他们求仁得仁,绕过他们发展新区,甚至安排一个长期的“环保示范营”之类的社区责任。这样,那些想开天杀价的就知道押错了学运的宝,明白到理性沟通的重要了。要知道新界还有很多发展空间的,这下釜底抽薪,以后“本土派”学运想利用农户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