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佔中之慷慨赴死易,從容就義難》 湯文亮博士----身份不核實,不需面對「身份上」的承擔、輕觸式的電子民意究竟有多值得尊重?!完全是零成本的啊,滿足感卻100分!

【註:作者是地產中人(不是慣見的時評人/本人反而喜歡聽這種人的聲音),文末的估計未必準確,可是,此文點了關鍵──在手機投票太輕而易舉了。有朋友說,一個午飯,一桌人起哄,便人人都點手機投票。不太認同者不想「背離飯桌上的同儕」,不敢做少眾,於是也手機輸入。是違背他意願的,但在手機上輕觸幾下彷彿無傷大雅(「違背」感不強/不是要你也走去示威),犯不做另類。
即使70萬電子點擊票是事實(已不去管它的重複票及兒童身份證票了),身份不核實,不需面對「身份上」的承擔、輕觸式的電子民意究竟有多值得尊重?!存疑。完全是零成本的啊,滿足感卻100分!從政者不敢得罪未經深思便點撃的投票者,但我們是普通人,應指出當中的虛偽及虛妄。
沒有充份認知,不深入研究便憑主觀愛惡任性表態的民主參與,是現代民主社會催生出來的大虛偽。】
─────────────────
佔中之慷慨赴死易,從容就義難 湯文亮博士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2014625

舉辦佔中的人非常開心,認為網上公投有70萬人,到71遊行就會有超過70萬,我覺得他們開心得太早,在抗戰期間,青年熱血沸騰,在招募集會的時候都萬眾一心表示願意上戰場,於是大家約定某月某日出發,負責招募的人心裡有數,他們心想,就算打個8折都唔錯,原來他們都是太樂觀,最後到來的人連8%都沒有,當時有一句說話叫「慷慨赴死易,從容就義難」,就是形容那班熱血青年,當大家熱血沸騰的時候,什麼都可以做,但冷靜下來,就算事情是大義凜然都會縮沙。不過,他們都有一大條理由為自己解脫,他們會說,已經有這麼多人願意上戰場,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所以我沒有出現,他反而怪其他唔出現的人,原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用同一理由避席。
  佔中問題已經擾亂了兩年,嚴格來說,激情已過,期間台灣發生反服貿,泰國由紅黃衫對決以至到軍法統治,連澳門亦反離補法,香港仍然講佔中,當然,他們講了兩年,最大目的是催谷人數最終,被佔中人士發現,只要搞網上公投,就並不需要催谷參加人數,只要「吹」便可以,但網上公投的數字令到佔中搞手沾沾自喜,這反而是我不能理解的事。
  在港人港樓「喜雅」開賣時,因為房協不設限制,就算連冇收入的人都可以申請,令致有5萬個申請,但到了登記辦正式手續的時候,竟然會認購不足,大家唔好以為「喜雅」有幾萬個單位,原來連一千個都唔夠,不過,當日沒有去辦手續的人今日就會很揼心,最近「喜雅」有成交轉讓,原業主賺了超過一百萬。不過,5萬個申請亦打亂了政府部署,認為港人港地或者居屋市場有龐大購買力,原來真正完成交易的不足2%我相信,這是政府官員太青年,不理解「慷慨赴死易,慫恿就易難」的意思,那些「喜雅」的申請人,最初的時候大家柴娃娃一齊申請,要交錢的時候就失蹤,這就是「慷慨赴死易,從容就義難」。

  網上公投的人數只得70萬,我其實很失望,每日在網上瀏覽我的文章大約有5萬人次,70萬只不過是兩星期的數目,又何需大陣象,這些網上公投人數只不過是點擊率而已,就算實地公投亦只不過是4.6萬人,而這些數字,連小孩、外傭等都計算在內,與平時他們宣稱的遊行人數的做法一樣,一定會有一些水分,而大家都知道,他們宣稱參加遊行的人數往往數倍於警方,所以,今次參與實地公投的人而又參加佔中行動,最多不足二萬。所以,連佔中發起人都說不佔中,改為晚會,這並不是叫識時務者為俊傑,而是認清形勢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