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梁耀忠的義工爆大鑊】是有證據的一件事。--怪不知他近年如此出位落力。

查到了。【梁耀忠的義工爆大鑊】原來是有證據的一件事。收錢,原來是舊聞,20139月在《文匯報》刊登,沒人為意。
他在佔中期間十分出位落力,這時再傳,便有很吻合的感覺。
當時作為單一事件,大概沒人留意。佔中揭露大量資金資助反對派,一齊才又走入視線。以下是【梁耀忠的義工爆大鑊】全文。末尾是文中的銀行收據。
────────────────
很難決定是否寫這文章!

本人跟隨梁耀忠有七八年,他太令我吃驚及心痛了!多年來與他並肩作戰,他從不間斷為工人為街坊,親力親為,在立法局無依無靠,被人罵無用但仍會堅守信念的作風,深受我們眾義工所崇拜。
於今年5月尾他叫我女友(都是街工,但無人知我們拍拖) ,將一份文件交去灣仔譚臣道豪富大廈七樓放入信箱,但由於信箱已入滿信件,而該文件又大封,她見梁先生要她親自交來應可能為重要文件,為怕強入信箱可能會跌出,便想自行直接交到七樓寫字樓,但到門外時尚未按鐘,突然聽到入面傳出有數人叫號聲,「天滅中共,共產黨下地嶽」「天滅中共,共產黨下地嶽」,很可怖,再看地址又無錯,心中又疑惑又害怕,便立刻走落下面茶餐廳打電話給我,我立刻去找她,當時我也很疑惑,便偷看這是什麼文件,原來是我們街工義工的資料,這更令我倆又疑惑又害怕,我便叫她不要通知梁先生或任何人,立即拿回辦事處,同大姐講唔舒服去唔到灣仔,叫佢通知梁先生搵其他人去。

她之後便不敢再返中心了,又唔敢亂同人講,我們再為此事研究了多次,我再想起2007年尾我阿婆深水步處收到梁先生的銀行信件,我當時問梁先生為什麼會這樣的,他說我們這一行多用幾個地址很平常,還說這地址是我俾佢用,我想想又好似係,又好似無,是旦喇,再問佢洗唔洗我立即返阿婆度拿回給他,他說不用了,一般信件來遮,並叫我丟落垃圾箱,由於我自以為這通信地址日後可能會幫到梁先生的,我便無丟 (無同梁先生講),一直仍留在阿婆度。
現在去阿婆度再拿回那封信看,由於太多疑惑,我們終於決定開信睇,以為都丟得的,睇睇無防,點知一開更令人吃驚,原來200712月有10萬美金由紐西蘭匯給他,(原來一直有人資助,又叫哂救命要我們義工團四出籌募捐款),看匯款人ZHANG ERPING又不是他前妻,又不是認識的義工,基於好奇,將名字打上YAHOO找,結果是「法輪功代表張而平」。
太令人震驚及失望了,當各位看到本文時,我和女友已離開香港了,自己多年的偶像原來是另一類人,始終無論梁先生的出發點為何,幫工人幫街坊是我們親眼看到的,可能是我們膚淺,只看到表面,而法輪功除了行動偏激嚇人外,又好像無乜壞事做過,其實好人壞人我也不懂分了,我和女友原以為幫人做下義務社區工作,不想卷入任何政治或不知什麼當中。

發表本文是希望梁先生能反省反省,工友及街坊無要求你一定要做大黨執政,其實你在社區的工作已足以傲視所有其他議員,請勿為求跟其他政黨爭出位爭地盤,因金錢而受人利用。
最後多謝梁先生多年教導,當然以上事件亦給我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