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

迷惘的偏執--題目定得好,反思寫得好!!佔中者死不悔改,已在策劃搞「星期六運動」。

寫得很好的一篇反思。摘自網媒「時聞香港」。
--------------
【網文】迷惘的偏執

 下圖是剛才途經金鐘,在通向政總的天橋下拍攝到的。由那大版的告士上面內容可判斷,佔中人士雖然已意識到“天下沒有不散之宴席”,但就仍然十分之不甘心退場,所以要另闢途徑,千方百計也要把這場“宴席”打造成永不落幕的“Party”。
 或許設身處地替這班人想下,根據幾天以來的現場所見,每天日上三竿,還有大把人還在那帳篷裡無憂無慮地睡覺,沒睡覺的人也大多無所事事。雖無法永久像魯迅先筆下的“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可倒也有吃有住,不用工作,快樂不知時日過。再或者還有的年青男女在那些帳篷裡佔下佔下,就佔出感情來了,也是不得而知的。旺角佔領區不是被記者拍到由佔中“勝地”變佔中“性地”嗎?金鐘佔領區也不會有例外吧?不管是真正的情緣,還是孳緣也好,大家都曾經“有緣”一場,這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何況香港人大多是現實的,姑且不論民主這東西到底是好是壞,只須問問,有多少人是真正地為民主,為公平公義而站出來不惜一切,大公無私地抗爭呢?所以我們定當理解這些佔中人士“泥足深陷,不能自拔”深層次因由。
 記得前特首曾蔭權曾表示自己“視民意為浮雲”,現今的周永康也毫不避忌地說,民意非他們進退的依據。所以他們 完全不用理會反對他們行為的聲音是壓倒性的,大比數地淹沒他們的。
 凡此種種,我們不由得深思一個課題:古今中外,多少能仁志士抛頭顱,灑熱血,所熱切地追求的民主,卻原來只不過是這等的模樣嗎?還是經我們香港或台灣人演繹過後的“民主”而被扭曲得面目全非?還是民主這玩意在我們中國人的思維及人文裡,注定會“水土不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