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2月12日 星期三

《鬥士品質》 梁建鋒--九十後 技不如人 諉過御醫沒隨行,輸了品,不是比賽!教練更說香港不是北韓──這樣的運動員及教練,納稅人要資助嗎?

九十後 技不如人 諉過御醫沒隨行,輸了品,不是比賽!
教練更說香港不是北韓──這樣的運動員及教練,納稅人要資助嗎?
且看文末二胡大師黃安源如何保護手指──寧願擔屎!
────────────────────
Tuesday, February 11, 2014
鬥士品質    梁建鋒「傳媒人心聲」
      唯一代表香港出戰俄羅斯索契冬奧的短道速滑選手呂品韜賽敗後大發勞騷,控訴港協暨奧委會高層霸佔代表團名額,令軍醫無法同行治療舊患而影響表現,港協高層也對他漠不關心,在他出現傷痛之時身邊連鎮痛帶也沒有,要向中國隊借云云。
  港奧委會回應是因為香港只得一名運動員及參賽資格,主辦方只容許一名隨團人員,而呂及其教練出發前也沒有提出要求隊醫。對於所謂漠不關心,團長表示已經盡力支援替呂找醫院治療,反暗諷可能有運動員因賽果不理想而找借口。
  看到這樣你來我往的針鋒相對,筆者作為香港人也感到羞愧。不禁要問,1993年出生的九十後,究竟是如何成長的呢?專業的運動員其實應該也是一名鬥士,必須具備鬥士的精神。有誰比運動員自己更明白身體的傷患需要?教練及自己完全不懂按摩嗎?輸賽事大概是意料中的,問題是輸了,就用出現狀況為由,先去怪罪港奧委會及他人,此舉表現的又是哪一種精神?
  昨日在網上看到大學時期二胡老師的訪問,剛巧與呂品韜形成鮮明的對比。筆者在大學跟隨黃安源老師學習二胡三年,先必須坦白承認有辱師門,二胡沒有學好,但老師的為人作派,讓學生受益不淺。
  黃老師畢業於北京中央音樂學院,於七十年代決定移民香港,在當年雖然是專業演奏家,但老師卻從沒有屬於自己的胡琴。移民前,老師賣了太太的進口舊單車,換回了人生第一把屬於自己的二胡,並帶著它來到香港。不久,他就憑著這把琴考進了香港中港團,後來更成為團長和蜚聲國際的演奏家。
  訪問中黃老師還說,年青學琴時還要邊做農活,為保護好手指,他選擇了別人厭惡的挑糞工作,因為可以多用肩膀,少用手指。與比賽失利後便投訴沒有受到好照顧的呂品韜,只能說呂是少爺兵,不是鬥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