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2月8日 星期六

陳淑安女士《香港人,你還可以「香港人」這稱號為之自豪?》--反思香港 從新出發

 反思香港 從新出發
請看看此文:
轉寄來自移居美國的陳耀華教授夫人陳淑安女士 (香港教育學院名譽博士)
文章讀後如有同感,請再轉寄。但願香港人能真的為香港好,而做應做的事,不要瞎從。曾嘗試投稿《明報》,怎料《明報》以搞擠為理由拒絕出稿。
---------------------------
 《香港人,你還可以「香港人」這稱號為之自豪?》
陳淑安女士

曾幾何時,早在六七十年代,「香港人」這個稱號代表著「拼勁」、「敢於創新」、「包容體諒」、「理性講道理」、「相敬如賓」、「求同異存」、「力爭上游」、「團結一致」、「為別人為自己而憑一雙手去努力奮鬥」等等的精神。
也曾幾何時,我們即使面對再大的風浪,諸如一九六七年的大暴動、二千年間的經濟泡沫、金融風暴、以至是零三年的沙士,我們都 一一捱過。
二○一二年至今,香港人變得失控、似是患有思覺失調,把所有未經正式證實的事件和自我幻想出來的一切可能性變成真實發生過的事實;香港人視當權者,包括一眾為社會做事的高官為無物,視他們為我們每一個人的殺父仇人;我們在社交網站上互相臭罵,視社交網站為戰場來進行一連串反恐式人身攻擊;在現實生活中,有些香港人差不多每個星期日也到政府總部或街上遊行示威, 有人衝擊警方既定的防線和底線,挑釁警方,視法律為無物,視警察為小丑,是他們手中可把玩的低能兒童;香港人再沒有容忍別人的耐性,高官一個小小失誤就可以成為眾矢之的的血肉箭靶,非要人頭落地不可。還有更甚的,自從香港引入高官問責制度,香港人心裡只有問責問責再問責,把所有責任和自己的責任都推到一個人身上,犯了一個微不足道的錯誤就要高官下台謝罪,多次向公眾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青年人有書不讀,有工不返,寧願走到街上示威,向政府各官員問責,整個社會是欠了他們,他們找不到工作 是社會的錯,香港的錯,不是他們沒有好好自我反省的錯。在很多香港人心裡,只有把責任推卸給別人,向別人問責,攻擊別人,錯的永遠是 別人,用文字和言語向別人唾罵。
香港人,你們已不再是從前的香港人:抱樂觀態度去面對逆境,能逆境自強、求同異存和包容體諒,你們再沒有默默耕耘的勇氣,什麼不怕困難、迎難而上、對未來有信心、團結不分化、和諧共處等九七年前的香港核心價值,已經一下子變成你們今日所講的「大話」:你們不相信別人,就說別人講大話,一句「你呃人」成為你們的口號、口頭禪,動輒叫高官下台,動輒更罵人父母!
香港人,你還有沒有家教?你還有沒有資格稱自己為人?
香港人,和一眾所有泛民議員,所謂的學者,你配不起自稱為「香港人」這個美譽,因為你已成為全世界被恥笑的對象:社會不斷製造反對聲音,不斷每日在大街小巷上搞破壞,把社會撕裂,破壞社會安寧,破壞法治精神,以「自由」「民主」凌駕於法律和和平理性之上,不斷以抹黑、嬉笑怒罵的手法蹂躪一眾為香港做實事的高官在你們的心目中,高官是你們的蟻民,那你們又是什麼?你們和在社會上散播恐怖主義和破壞社會的拉登有什麼分別?
當台灣、韓國、日本甚至其他國家的經濟慢慢起飛,香港仍停滯不前:她已經給所有天天搞事的政客、政黨、反對政府者、 以自由凌駕一切的所有所謂「學者」和聲音拖垮,天天內耗不斷的社會只會令社會繼續撕裂,在國際舞台上滅亡!
泛民議員,你們是破壞香港的始作俑者,你們應該受到社會的唾罵和指責,你們所有犯的過錯比拉登更重,你們不應再留在香港!
學者∕學棍你們以知識蒙騙所有社會上的人,你們簡直是學界之恥!香港不需要你們的學者硬塞所謂的智慧給我們的下一 代!!我們不需要你們代言,代思想,我們有自我一套的思想!!You are the real shame of academics!!
香港人,你已把自己曾經一手建立起、可以引以自豪的安樂窩一手破壞!
香港人,夠了,停下來想一想好嗎?
香港是需要我們的理性和包容去面對一切困難,我們有足夠的智慧去面對一切逆境,我們不可以再內耗,我們要重新學習接納別人的意見和理性討論問題!我們不要以武力狙擊我們的特首和一眾高官,我們不是黑社會要員,我們不要武力政治,我們更不要政黨政客天天以自由民主雙普選來騎劫沉默大多數的聲音!香港人想要社會前進,不是這樣的。

我期望未來的香港人會變回理性,有智慧,而不是今天的反智,狂妄,活像個瘋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