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死女包,幾時返家食飯啦!》劉廼強--前《學苑》人回應山寨《學苑》的「小學雞」失實邪說

《學苑》人回應山寨《學苑》的「小學雞」失實邪說
極好看!!不要錯過!
-------------------------
《死女包,幾時返家食飯啦!》
劉廼強  2015-2-27  《明報》

本來《明報》已刊登了我對被指為「港獨」的祖師爺的簡單回應,按我的慣例便不再浪費時間的了。只是我出身《學苑》,有深深的情意結。眼看山寨《學苑》淪落到編輯不知歷史,連簡短中文都看不懂,出於婆心,央《明報》編輯讓我多說幾句,算是隔空對話吧。
我們中國讀書人,向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宏志。這是一個萬二分嚴肅的使命,做不做得到是另外一回事,卻可不是鬧着玩的。政治理念大可不同,大可對罵,都沒有問題,我罵了這許多人,被罵也是報應。但有一點卻絕對不能含糊,就是要基於事實,不管怎樣,總不能把反對港獨文章硬說為支持港獨的文章的。因為這是你靈魂的最後救贖,放開了事實這救命草,你隨時成為魔鬼的魚肉。
我經常說九零後是「新人類」,他們於非文字的多媒體環境中成長,碎片化地接收海量信息,並於右腦中形成感覺,習慣了圖象思維而非線性思維。我輩要辛苦學習如何使用右腦,橫向思考(lateral thinking)等,對新人類而言,這就像與生俱來一樣,所以創意無限。
但是要小心,在量子力學的層次,可以色即是空,但於現實世界中,打你還是會痛,打得重還是會傷,甚至死。所以現實並且簡單的構建,感覺並不能代替事實,這世界還有地心吸力的。
任何一個民族,都不是可以於短期之內簡單構建出來的。民族國家出現了二百多年,要是能如此構建,中東和中歐便不會出現近二十年的亂局,非洲也不會一塌糊塗了。台獨份子花了近三十年千方百計構建台灣民族,加上陳水扁當權八年,連歷史都改寫了,人家的人民科學和文化功底遠比我們強,加上公權的資源,卻至今還未成功,你們這些「小學雞」,別來獻世了。
我們中國不是什麼民族國家,美國權威漢學家白魯恂教授Lucian Pye)有名言:”China is a civilization pretending to be a nation state(中國是假裝為民族國家的文明)。這老外也沒全說對。對於中國人來說,國是家的延伸,是一個利益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人民與國家並非有條件,四到五年續期一次的契約關係,而是一個相互不離不棄,至死方休的糾結。你們如獲至寶的1969年《學苑》文章是這樣結尾的:「它跟中國只是暫時分開,終有一天會重回懷抱。如果香港一旦獨立了,這便象徵着跟中國永久割離。我們不要獨立,就是為了這一點。」什麼都不管,我們就是不要割離!這是何等纏綿悱惻!這就是家人難捨難離的感覺。
感情是不能勉強的,中國人向來都看得很開。所以弟子想不守三年之喪,老夫子不堅持,也不板起面孔教訓他,只說:「汝安則為之。」你如只想做「香港人」,隨你的便,在家裡自己做好了,拿特區護照誰也不介意,但不能出來聚眾鬧事。還有,做「香港人」首先不要破壞香港,其次也得有點節操。看你們的鬼樣子,今天在英領館門前示威罵人家丟下你不負責任,明天卻到英國議會作證要求恢復「南京條約」,連人都不像,樣衰更加冇腦,只會影衰香港和香港人。(按編輯要求,為符合《明報》風格,改為「看你們,今天在英領館門前示威罵人家丟下你不負責任,明天卻到英國議會作證要求恢復「南京條約」,這樣做連做人的基本資格都不配,別扯上香港和香港人了。」)
共產黨是可以罵的。當年《學苑》的立場就是反「文革」,反對香港暴動。過去五十多年,我罵共產黨比誰都多,都狠;只有最近習大大罵得比我更多,更狠。這五十多年,一路都是共產黨不斷跟我保持一致,我只有在「六四」問題上罵錯了共產黨,所以跟因而公開脫黨的前「新華社」秘書長何銘思在2004年一起公開為這事件平反。只有對國家民族有承擔的人,才有資格「是其是,非其非」。「香港人」以局外人的身份,更無權指指點點。

我深信終有一天你們絕大部份都會明白,香港是中國一部份,這是幾千年打造鐵的事實,和血的關係。「子不嫌母醜。」父母更不會嫌棄子女,只會盼望他們早日迷途知返。祖國的大門永遠打開,死女包,幾時返家食飯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