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10月2日 星期二

香港記者集體反「國教」--由這樣的一群主流香港傳媒人 記者 發放的新聞,會公平公正嗎?水平會好嗎? 留意那群駐京記者集體反國教。這樣的人,會發回些甚麼訊息?!

 ※ 此件會傳予教育局及 胡紅玉女士 ※
驚訝嗎?記者為跟新聞專業無關的事件集體表態?!
明白為何「反國民教育」在傳媒塑造下只得一種聲音吧!
黃之鋒已被引入小學崇拜的對象!!

/而以上,是水果報力推的手勢!!

入中學的《明報》
用的是更難分辨的、以紫亂朱暗招 
【批註:《明報》沒有http://hongkongfirst.blogspot.hk/2012/10/blog-post.html 照片中的記者那麼蠢,公然以新聞傳媒人的身份表態反國教。《明報》是岳不群;精人出口,笨人出手。
《明報》用的是陰濕陰險的歪理,不知詳情者未必一眼看穿。《明報》有點像內地的「南方報系」。
下文《國教撥款含糊不清 審計署應徹查釋疑 》是說謊!!撥款情況從來都如此,早有程序。《明報》乘反對派塑造的反國教「感覺」,指鹿為馬歪曲事實。有真人真事如下:一場十一月舉行的民族歌曲活動的資助在反國教氣氛下忽然被撤回。白色恐怖下,「被突然收緊」的是親中團體及項目,並不是他們有特權受惠。《明報》說謊,還裝義正詞嚴!以紫亂朱。──這是《明報》近年慣用的手法。
至於《明報》101日的社論《國慶日反思香港亂局極左思維不利繁榮穩定 標準的賊喊捉賊!如接受反國教者,便會接受《明報》101日的社論。
《明報》用岳不群的方式鞏固社會的反中氣氛及力量。
──────────────────────

2012-10-2)《明報》社評:《國教撥款含糊不清 審計署應徹查釋疑 》

一些團體獲教育局撥款推動國民教育,主辦內地交流團等活動,但是團體申請撥款和審批欠缺透明度,另外,本報記者發現有團體在有盈餘下,未按教育局規定退還餘款,公帑使用出現不明不白情况。除了內地交流團,有關國民教育撥款盡多使人質疑之處,審計署應該全面調查,以確保公帑用得其所,交流計劃撥款不會成為腐敗溫牀。
教育局撥款辦交流團兩大「集團」佔用大部分
近年,政府積極推展國民教育,委託團體舉辦內地交流計劃是重點之一,撥款按年遞增,2009/10 年為6700 萬元,2010/11 年度7800 萬元,2011/12 年度8600 萬元,2012/13 年度9600 萬元(本財政年度預算),4 個年度共撥款超過3.27 億元。本報記者檢視2009/10 2011/12 年這3 個年度團體主辦交流團的一些情况,發現箇中有不少問題。
首先,主辦團體愈來愈集中。這3 個年度,共有18 個團體曾經承辦交流團,計2009/10 年度有14個,2010/11 年度13 個,到2011/12 年度則只有7個;而這7 個團體,兩大「集團」共佔6 個,即是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和李宗德先生領導的團體分別佔3 個,另外,對上兩個年度,教聯會名下3 個團體都有參與,李宗德領導的6 個團體,除了一個(蒲窩青少年中心)2010/11 年度未參與之外,其他都有主辦。所以,這3 個年度交流計劃約2.31 億元撥款,教聯會和李宗德的團體佔用了絕大部分。
其次,承辦交流團的18 個團體,14 個有財務報告,其中12 個沒有列出資助用途和交流團收支,無法確定撥款使用情况,只有李宗德的和富社會企業和基本法推介聯席會議,清楚列明資助用途和交流團明細收支,其餘4 個團體則連內部財務報告也付諸闕如。教育局規定,團體獲資助主辦交流活動,均須於活動完成後實報實銷,若有餘款,須退還教育局。從已公開資料看來,絕大多數團體未符合規定,若教育局私下收過收支明細報告,應該公告周知,若團體仍未交數,教育局要交代將如何處理。
第三,李宗德領導的基本法推介聯席會議雖然有公布交流團收支情况,但是在2010/11 2011/12 兩個年度,交流團約有100 萬元盈餘,但是聯席會議並未退還給教育局,為何如此,教育局和聯席會議都要交代。
第四,教育局表示,按既定程序,邀請團體或招標承辦內地交流團,並採價低者得原則審批。教育局除了按「出價」,還有沒有其他考慮,外界不知道,不過,18 個主辦過交流團的團體負責人,大多數是「薪火相傳國民教育系列活動」的成員,其中包括教聯會和李宗德的和富社會企業,據知成員之間對於審批撥款有很大影響力,會否出現「分吃撥款」情况,值得關注。

綜合而言,教育局就內地交流計劃撥款,審批透明度不足、承辦團體未按規定實報實銷,團體有盈餘也不退還教育局等,在在顯示有諸多問題。一貫以來,政府就公帑使用有嚴格規定,不容半點馬虎含糊,但是3 年來已經耗用2.31 億元的內地交流計劃,資助去向不清不楚,當然,在缺乏證據下,不能說箇中有法律不容許之處,但是涉及巨額資助,而政府疏於監察,不能排除會成為腐敗溫牀。因此,審計署應該調查歷年內地交流計劃撥款等相關情况,探討箇中績效,若有流弊,要及早建議政府堵塞。 
撥款有問題監察不足《中國模式》是前車之鑑
本港主流意見不抗拒國民教育,只期望並非灌輸式的洗腦教育,而是培養出多元、多角度和有獨立思考的愛國新一代。交流計劃能否達至這個效果,無從判斷,但是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所暴露的問題,說明公帑未用得其所,則不僅無助於開展國教科,還構成破壞因素。教聯會轄下國民教育服務中心以教育局的資助,出版連教育局長吳克儉也認為內容偏頗的《中國模式》國情手冊,掀起軒然大波,觸發家長和社會人士對國民教育的洗腦疑懼。《中國模式》若由私人出版,香港有出版自由,其他人無權置喙,然而由教育局資助出版,則《中國模式》內容的偏頗,就不是言論自由、提供多角度選擇云云就可以解釋,因為教育局有責任使學生接收正確的知識,資助出版毒害學生思維的國情手冊,是犯了根本錯誤。
由此可知,涉及國民教育撥款若使用不當,或缺乏有效足夠監察,國民教育的質素極可能有問題。國教科已經是前車之鑑,至於國民教育,從交流團種種流弊,現行國民教育對學生有利抑或有害,可思過半矣!政府應該全面檢視國民教育的情况,總結前階段種種不當,制訂符合學生最大利益的國民教育內容,也使公帑得到正確合理使用。
─────────
《明報》| 2012-10-01  A04| 港聞| 社評
《國慶日反思香港亂局極左思維不利繁榮穩定

今年國慶日,適逢緊接周日的中秋節,對享有5 天工作制的打工仔而言,有連續4 日假期,際此秋高氣爽,享受幾日悠閒,是一大美事。不過,這幾個月來,政事蜩螗、社會躁動不安,趁此稍為寧謐日子,心境較為平和之際,權力當局梳理一下紛亂時局,重新認識一些事態或反思一些做法,或有助於香港局勢撥亂反正。

左派描繪「敵對勢力」使人忐忑不安
梁振英政府執政3 個月以來,事態一浪接一浪,政府窮於應付,感覺上使人覺得香港「很亂」。近期,左派陣營對這3 個月來事態的認知,使人深感不安,他們上綱上線地認為是利益集團、港英餘孽、民主派等要搞亂香港,甚至說是對特區政府以至中央發動總攻擊云云;在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運動和新界東北規劃爭議,他們都「製造」幕後黑手,認為是敵對勢力有預謀、有計劃、有組織地要癱瘓香港。不過,在香港生活,稍為關心政治社會事態的人,對左派陣營描繪的「敵對勢力」,有點丈八金剛,摸不頭腦,因為事態都很清晰淺顯,看不到有什麼陰謀詭計,我們認為,除非有證據,指證黑手的存在,若捕風捉影危言聳聽,這類陰謀論對港有害無益;同一準則,也適用於指控特區政府的人。
回顧過去幾個月,梁班子接連出事是證據確鑿的。特首梁振英寓所有僭建物,原任發展局長麥齊光20 多年前與同事的租樓、賣樓安排涉嫌違法,現任發展局長陳茂波的妻子涉及經營房等,都是事實,傳媒循公開資料揭露情,是單純的新聞採訪,絕無什麼動機和不良目的。除了麥齊光涉嫌違法被廉政公署拘捕,梁振英和陳茂波涉及的情,只要他們開誠布公,向公如實交代,事情可能不太複雜,但是他們迄今仍然說不清楚,使個人誠信備受質疑,這是他們應對危機處理不當,與人無尤。
至於新界東北規劃爭議,政府在3 次諮詢中,連採用傳統方式由政府收地發展,抑或公私結合發展,都未能清楚交代,而信息混亂,鄉郊土地究竟有多少供原居民興建丁屋,官員也說不清楚。另外,發展與保育矛盾是近年本港的新情,各方利益集團提出訴求和行動,是預期之內,政府若認為這種大型規劃不會起爭議,那是昧於情勢。
其實,只要細心分析,目前對新界東北規劃提出異議的人,大多數並未反對開發土地去應付市民長遠住屋需求,他們只是對土地使用有不同看法,或是受影響居民爭取利益而已,政府的工作和責任,就是要理順不同意見,在法律框架下照顧和分配好各方利益,如此而已。政府的政策若得民心,雖然仍會遇到一些阻力,但無人可以癱瘓香港。
反對國教科運動之極速發展和壯大,主要是教育局被揭發參與「洗腦」教育,市民警覺香港有被改造之虞,於是挺身而出,捍衛核心價值和一國兩制。數以萬計市民在政府總部集會,所展示波瀾壯闊場面,說明一國兩制在港成功落實,因為市民知道不強烈表態,香港就會逐步滑向「一國一制」。鄧小平締造一國兩制,若他泉下有知,對港人在反對國教科的表現,應該感到欣慰。
國教科爭議愈演愈烈,也與政府應對失措有關。首先,政府對問題認知有落差,誤判市民的意志和能量,使政府處境被動和尷尬。即使被認為反映政府意志的「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讓步到國教科課程指引「失效」,實際上等同撤回,不過,政府仍然未肯斷尾求生,讓國教科像腐肉的蛆蟲一樣,繼續腐蝕政府的肌體。梁振英政府若能審時度勢,果斷撤科,情勢當不至於如此惡劣。
關於國教科爭議,有一事特別值得討論。國教科目的為培養學生的愛國情操,不過,本港保釣人士駕「啟豐二號」,衝破重重險阻,登上釣魚島宣示主權,從事態發展看來,中國政府一改過去的軟弱態度,以強硬立場回擊日本,本港保釣人士的行動起了一定促進作用。無人會認為保釣人士不愛國,但是個別保釣人士迄今並無回鄉證,被當權者拒諸國門,這是莫大諷刺,不過,事態說明香港不搞「愛國主義」,港人仍有愛國情懷。
另外,全國掀起的反日浪潮,許多地方都發生打砸搶事件,有人譏諷中國人除了做順民,就是做暴民;在香港,同是中國人,港人反日行動井然有序,有理有節,這種文明理性,是成熟公民社會的表現,說明港人未經國民教育科或愛國教育洗禮,卻表現出泱泱大度的國民素質。港人愛國,並非「情感觸動」有功,而是歷來接觸中國歷史、中國文化和中國文學,潛移默化而來。若要港人認同國民身分,只要恢復中國歷史為必修科,設計更多中國文化和中國文學的課程內容,就可以確立港人認同「中國人」的身分。 
公民社會必然現象管治必須適應港情
我們今日討論梁班子的處境、新界東北規劃爭議和國教科3 宗事態,只是想說明3 點:
1)市民在3 件事的表現,是成熟公民社會的必然現象,並非什麼幕後黑手操縱,也不是對政府和中央進攻,若政府未能妥善處理,或是認識不足管治能力不強,或是本港的畸形政治體制,根本未能應對公民社會的訴求。
2)我們看不到有所謂「敵對勢力」要搞亂香港,反而看到極左思維在港抬頭,從迄今所見狀,極左思維可能已經影響了中央的對港方針政策,稍為熟悉香港事務的人,都會知道這對香港的穩定繁榮,極其不利,我們期望「要警惕右,但主要防左」這兩句話,可以防止香港滑向歪路。
3)我們認為毋須在港搞「統一戰線」這一套,因為香港並無敵我鬥爭,只有人民內部矛盾,所以毋須「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以免發生不必要鬥爭。若真正愛護香港,就讓特區政府自行治理,解決問題,而非以極左的一套拖特區政府的後腿。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1 則留言:

  1. 一班班被生果洗腦無獨立思考講野動作一模一樣的喪屍

    回覆刪除